广铁集团新司机谈春运首秀:
凌晨的山间日出很美
  首次参加春运的“00后”马梓洋体会到了爷爷和父亲当年春运时的不易。通讯员供图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陈子垤 通讯员 何廷昭 陶蔚 徐志杰) 2000年出生的马梓洋是机车副司机,去年8月进入铁路工作,今年是他奋战的首个春运。“挺兴奋,也很亲切,因为我的爷爷、父亲都在铁路工作。”马梓洋的爷爷是铁道兵,在铁路多个岗位工作过;父亲曾经也是一名火车司机,现在广州机务段做材料员,马梓洋是正儿八经的“铁三代”。

  “我上学的时候,每到节假日他们都很忙,经常不在家,所以我对春运是有思想准备的。”马梓洋说。然而亲身投入铁路春运工作后,他更加理解了爷爷和父亲,每次舍小家选择背后那份沉甸甸的担当和不容易。

  最近10天内,马梓洋已经跑了3趟车,从广州到长沙间值乘6次全程。一路上,机车副司机需要辅助司机进行确认和瞭望工作,包括每次调速后的速度确认、操作台数据确认、路面信号确认和查看前方线路有无异常、路障等工作。

  京广线是长大交路,全程700多公里,在8小时驾驶时间内,平均每两分钟就要确认一次路面信号;15分钟内至少得站立一次;确认速度上百次。眼珠滴溜溜天上、地下、中间来回转,观察接触网、路面和机车正前方有无异常。

  进入春运后,夜间值乘次数多了起来。马梓洋严格按照要求,出乘前保持充足的睡眠,应对夜间工作。“晚上1点多发车,最难的可能就是要集中精力,但是人一忙起来就不会犯困,这段时间我们需要动眼、动手、动腿,几乎停不下来。”

  为了确保安全,每一名机车司机都把标准化作业思维刻进了潜意识,刚入路不久马梓洋听过一件趣事,说有位司机平时生活中过马路时,也会下意识地打出手势,“一站二看三确认四通过。”一开始他只觉得有趣,后来发现自己看到马路上的绿灯,手也会突然动一下。

  由于临客都是春运期间的夜间加开车,马梓洋也见到了和之前不一样的风景,“列车晚上在山间行驶,每到早上五六点,天边泛红,可以看到太阳从山林间升起来,日出挺美的。”每次列车到站停稳后,马梓洋绷紧的神经才会放松下来,长舒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