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给充值打赏以“后悔权”

  珠 江瞭望

  疫情发生后,多地中小学生居家上网课,很多家长工作较忙无法经常看顾,有的孩子在学习之余独自上网,未经父母同意,就在网络平台为主播作出大额打赏或者充值,有的金额甚至高达上百万元,被家长发现后向平台索还。那么,孩子打赏出去的钱能追回吗?家长要如何证明打赏行为是孩子作出的呢?(《北京日报》6月22日)

  未成年人大额充值玩网络游戏、给主播打赏等现象屡见不鲜。这类现象源于青少年非理性消费,一是缺乏自控性,经不起诱导,盲目跟随;二是希望通过偷偷充值预付,为自己预留更长玩游戏的时间,这助长了网络沉迷,也会给家长带来经济损失。

  针对未成年人进行游戏充值、打赏网络主播所引发的纠纷,最高法给出了明确意见:当未成年人参与网络游戏、网络直播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如果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时,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

  最高法的司法解释为相关纠纷提供了解决的依据,但司法实务要兼顾各方权益公平,并遵循法定的程序,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审理裁决纠纷。应用中,很多家长们都陷于举证难的困境,难以证明充值打赏行为是孩子做出的,并且还会面临繁冗的诉讼程序和不菲的诉讼成本。

  无论是游戏平台还是直播平台,对于消费者充值或者打赏,既应遵循平等自愿,同时也要给予非理性消费一定的保护,更好地兼顾双方权益,维护消费公平。在网络购物方面,就有七天无理由退货的“后悔权”设计,该制度在确定之初,一度被担心被滥用,但实践证明,无论是非理性消费还是恶意“后悔”,都是极少数。相反,这项制度从根本上规避了很多纠纷与矛盾。

  同样作为纠纷解决的预置规则,“后悔权”在网络游戏充值与直播打赏上,也可以尝试应用。如,游戏充值到某种程度可以视同预收费,如果对账户即时的余额超过一定额度(如500元)的部分,账户使用人都可要求退还,如此既可以给予未成年人天价充值返还以简便的通道,同时并不会影响到平台的正常运营。

  至于直播平台,在界定合理打赏额度的情况下,也可赋予用户超额部分限期内的“后悔权”,如,24小时内同一平台累计打赏超过一定金额的部分,用户在7天内都可以要求索回,如此既可以防止天价打赏的发生,同时也有助于规范直播平台乱象,减少靠低俗引诱等方式获取盲目冲动打赏的现象。相比较而言,这样的措施更简便直观,易于操作,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更富效率。◎房清江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