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机、“大哥大”、磁卡电话、小灵通……
这些通信界“老古董”你用过几个?
  小学生通过移动MR眼镜进行教学互动。广州移动供图
  年轻人在广州珠江新城高德置地秋广场用智能手机自拍。受访者供图
  (编辑时作了调整)

  “大哥大”:

  最贵时卖两万多元,入网费6000元

  1987年,第六届全国运动会在广州举办。广州电信决定引入数台新设备——蜂窝移动手机给组委会试用。据孙红潮回忆,设备是从瑞典爱立信公司进口的。1987年10月,国内第一个模拟蜂窝移动电话基站在广州开通,拉开了移动通信在国内发展、普及的序幕。

  很快,手持“大哥大”(又叫“大水壶”)成为当时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的身份象征。“在20世纪90年代,‘大哥大’很多时候需要‘溢价’才能买到。”华为研究专家、结构经营学联合创始人程东升表示,在20世纪90年代,一台“大哥大”要卖到两万多元,要缴纳6000元的入网费,每月还要支付数百元到上千元的话费。

  2000年前后,物美价廉的“无绳固话”——小灵通受到广大市民青睐。孙红潮回忆,由于天线铺设密集,小灵通实现精准定位。“小灵通能精准定位到20米范围内。”孙红潮说。

  随着手机普及,受移动距离局限的小灵通也与BP机一样,逐渐被淘汰。据介绍,目前所有小灵通用户均已转型成为手机用户。

  国产手机:

  高端品牌一机难求

  程东升介绍,很快,国产手机崛起,迅速拉低通信技术设施的价格以及手机的购买价格、使用费用,手机逐渐成为普通人也用得起的一般消费品。程东升表示,从结构经营学的角度看,市场供求结构发生变化: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移动通信设施普及率提升,通信成本也降低了;不断涌入的手机制造商、不断提升的手机制造规模,迅速降低了手机的制造成本。在上述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手机用户规模迅速扩大,分摊了手机使用成本。供求结构的变化,催生了手机时代的到来。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产手机开始出现“高溢价”,华为的高端手机甚至“一机难求”,比苹果高端手机还贵。程东升表示,这说明民众对华为、中兴等国产手机品牌的认可度越来越高。

  儿童电话手表、平板:

  满足“一老一小”需求

  今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的主题是“面向老年人和实现健康老龄化的数字技术”。更多终端产品出现,让广州的老人和小孩都能更快接触信息化服务。

  家住荔湾区的袁小姐表示,近年儿童电话手表成为很多家长带娃的“必备品”,很多小孩手上都戴着具有定位、通信功能的儿童电话手表,孩子们拿着儿童电话手表碰一碰就成为“好友”。

  而iPad则成为老年人打发时间的最佳产品。家住荔湾区的潘叔表示,他之前都是通过手机看短视频,自从儿子送给他一台iPad后,iPad就成为他最常用的电子产品,使用频率甚至超过电视机。

5G时代:

环卫车也实现无人驾驶

  通信业的创新并未停止。广州人的电信生活在5G催化下继续进化,VR游戏、MR眼镜……让一切变得触手可及。而人与汽车的互联通信,则成为全新的方向。

  企业高管方先生表示,目前他常用的一个通信工具是智能汽车。“我们只需要通过语音发出指令,就能够在不需要触摸操作的情况下使用导航、通话等功能,有效增加了驾驶过程中的安全性和便捷性。”方先生表示,这一模式对于驾驶体验的提升是非常巨大的,人们甚至可以直接“丢掉”车钥匙,只凭借手机就能操控、解锁甚至启动汽车。

  在通信网络的配合下,广州的无人驾驶也开始大规模应用。2022年4月28日,总部位于广州的L4级自动驾驶科技公司文远知行推出中国首款前装量产全无人驾驶环卫车,并宣布车队正式下线,5月起在广州南沙区全区开展公开道路测试,首批车队规模将超50台。此前,文远知行无人驾驶小巴已经投入使用。

  (下转A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