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务补偿“怎么补”更宜化繁为简

  珠 江瞭望

  今年1月27日,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适用民法典新规定首次审结一起离婚家务补偿案件。案件当事人王女士作为“全职太太”,获得了除平均分割共同财产10余万元之外的5万元经济补偿款。截至目前,一些地方人民法院都适用民法典新规定审理宣判了此类案件,赔偿数额从8万元到12万元不等。由于每起案件中的补偿金额不同,离婚家务补偿数额如何认定引发人们关注(《法治日报》6月23日)。

  民法典确定的离婚家务补偿制度,其积极意义毋庸置疑。不过之于司法实践,“怎么补”是个难题,从制度生效后各地审判的案例来看,最终判决补偿的额度都不算高,审理裁量都比较谨慎,同时,在确定补偿金额时,各地纳入考量的因素都不一样。

  制度初立,司法“摸石头过河”,出现偏差在所难免,但,离婚家务补偿如果只满足于“从无到有”,则不足以体现公平正义。北京房山王女士离婚家务补偿案中,42万投票的网民中有40万人认为“应该给更多”,表明司法实践与社会预期还存在距离。

  离婚家务补偿,亟需“算法”标准化,给司法及全社会提供清晰的遵循,消弥认识与执行的争议。离婚家务补偿,到底该怎么算,怎么补?对此,各界人士中,既有人考虑到家务劳动的特殊性,也有人考虑到承担家务的强度、时长、是否完全脱离工作岗位、支付方的经济能力,甚至一方承担家务劳动丧失的机会成本。诚然,这些因素在婚姻家庭中都存在,但也需要正视的是,家务补偿并不是平衡离婚权益的唯一途径,而是离婚时共同财产处分中对权益救济公平的调节,是一种补充与完善,倘若过于倚重它对离婚权益的平衡作用,考虑得过细,最终就可能导致“和稀泥”。

  正因如此,家务补偿“怎么补”更宜化繁为简,更多地让婚姻关系的调节来适应制度。一方面,确立以家务劳动价值为“标准”的参照系,据此来制定“算法”规则,即让婚姻家庭中家务劳动的经济属性量化,比如,以所在地年收入按比例折算得出固定值作为基准,只要这个基准符合大多数家庭的实际,就可以保证裁量有基本公平的基础。

  另一方面,简化补偿执行的因素考量,只考虑权利主张人在负担家务的程度和年限,比如,全职太太的按基准值的一半乘以年限计算,非全职的按四分之一计算,不必考虑其所谓的时间成本以及支付人的经济能力,避免过度干预婚姻关系、帮助婚姻双方“秋后算账”。

  ◎木须虫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