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披露临近
多家公司扎推计提减值准备

  □信息时报记者 袁婵

  

  随着年报正式披露的临近,近期上市公司扎推计提减值准备,从减值金额来看,较大影响了公司去年的成绩单。这一幕与2018年底、2019年初出现“商誉爆雷潮”时的情况较为相似。不过,在业内人士和机构看来,2019年年报商誉减值的压力相较于此前已大大减小,不会上演之前的“爆雷”场景。

  大额减值

  准备计提频现

  1月11日,*ST盐湖发布公告称,2019年净亏损约432亿~472亿元。这意味着*ST盐湖将超越乐视网、中国铝业等,创下A股公司有史以来最大年度亏损。而这巨大的亏损多由资产减值所造成的。*ST盐湖表示,这是破产重整进程中因资产处置预计产生的损失,初步预计对利润的影响金额约417.35亿元。

  除了*ST盐湖,当日发布减值公告的还有两家公司。光大证券公告称,2019年下半年母公司层面计提单项重大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共计6.75亿元。北斗星通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公司预亏5.5亿~6.5亿元,2018年则盈利1.07亿元。公司在2019年度报告中对商誉及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减值总额约为6.53亿元。

  事实上,上述现象只是近期上市公司密集减值的缩影。据Wind数据统计,近两个月已有包括北斗星通、光大证券、汤臣倍健在内20余家公司公告计提大额减值,金额均超过1亿元。其中,华东科技、中集集团、汤臣倍健、新集能源、众应互联、大唐发电、海正药业7家公司减值金额超过10亿元。

  从计提减值额对业绩影响来看,不少公司计提减值后侵蚀掉了利润。2019年12月10日,海正药业披露公告称,将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13.17亿元。记者注意到,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达12.55亿元,若上述资产减值实施后,意味着前三季业绩全部抵销。

  2019年12月23日,众应互联公告称,公司对旗下两家公司预计计提商誉减值10亿~13亿元。记者了解到,众应互联2019年前三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7814万元。公告中,公司表示如2019年度公司计提相关资产减值准备,则将在相应合并层面影响公司2019年年度净利润。

  不少是并购“踩雷”惹的祸

  记者梳理具体的减值内容发现,除了在建工程、应收账款、存货、金融资产等项目减值,上述公司中有北斗星通、慈星股份、汤臣倍健、众应互联、创新医疗等多家公司则是因并购“踩雷”导致的商誉减值。

  北斗星通1月1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在2019年度报告中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经测算预计减值约5.3亿元。公司公告称,上述商誉减值根源于公司2015年开始围绕“北斗+”进行的一系列产业并购。据了解,北斗星通2015年~2017年间相继收购了华信天线、兴佳利东莞云通、广东伟通、杭州凯立、德国in-tech和加拿大Rx等多家公司。频繁收购也形成了巨额商誉。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账面商誉净值约为15.2亿元。由于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市场需求的不确定性加大,公司部分客户经营陷入困境。北斗星通表示,部分资产组的商誉存在减值迹象,预计减值总额在5.3亿元左右。

  同样,由于并购公司的业绩不达标,导致商誉减值的还有汤臣倍健。2019年12月31日,汤臣倍健表示,公司于2018年8月收购的澳洲公司在澳洲市场业务未达预期,给公司业绩带来了较大不利影响,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0亿~10.5亿元,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5.4亿~5.9亿元。据了解,本次汤臣倍健预计一次性累计计提减值准备超15亿元,或将导致报告期内出现上市10年来的首度亏损。

  除了子公司业绩不达标引起商誉减值,也有的是因为上市公司对子公司失去了控制,导致无法合并报表。2019年11月21日,频繁上演“内斗剧”的创新医疗,就子公司建华医院失控对公司的影响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公司合并报表与建华医院有关的商誉余额为6.49亿元,公司失去对建华医院的控制,本年度将对上述商誉全额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将对公司2019年度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上市公司收购时形成的商誉越大,计提商誉减值对净利润甚至净资产造成的冲击就越大。在并购标的业绩承诺不达标的情形下,往往需要计提商誉减值,最终直接导致相关公司业绩下降或亏损。

  整体商誉减值风险减小

  记者注意到,上述公司在发布计提减值准备公告后,不少公司股价应声跌停。例如,慈星股份在披露该消息后,公司股票当日“一”字跌停,股价也直抵2019年最低价。

  事实上,2018年年末、2019年初上市公司商誉大面积巨额减值导致的业绩“巨亏”让很多公司股价大跌让人记忆犹新。2019年年报面临的商誉减值风险或许并不低。同花顺数据显示,A股市场商誉总额在2019年三季度末已高达1.39万亿元,接近2018年三季度末的1.45万亿元历史高峰。

  不过,多个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年报或许并不会上演去年的商誉减值时出现的情景。银泰证券投资顾问徐春辉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年底是市场赶底,所以上市公司借机商誉减值可以在股价较低时释放财务压力。2019年上市公司虽然商誉也很高,但市场情况不同了,存在少量公司踩雷情况,但不会大面积踩雷。商誉减值对股价短期有影响,但长期来看如果企业未来的业绩动力充足,对股价就不会有致命性的影响。

  开源证券总裁助理兼研究所所长孙金钜认为,只要有并购事件,上市公司商誉总额就会持续增加,但商誉总额的增长并不代表商誉减值的风险也一定会随之增加,“2019年年报减值风险主要集中在2016年进行的并购,但2016年的并购规模较2015年是有所下降的,且经过2018年商誉减值的超额释放后,预期2019年年报上市公司出现商誉减值‘地雷’的几率较2018年可能有所减少。”

  广发证券研报称,2018年报A股商誉减值创下历史新高,引发市场极大关注,原因除业绩承诺到期压力创新高和经济迎来拐点外,市场容易忽视政策的影响,预计在监管加强之下,2019年商誉减值在业绩预告中预先披露占比将继续提升。上市公司的商誉面临来自内生和外生的双重减值压力,综合对比2019年末各相关因素所处位置及趋势,推断2019年年报各板块商誉仍需进一步消化,但压力与风险小于2018年。

  天风证券分析师刘晨明提醒,业绩爆雷的压力集中在“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和“业绩承诺结束的第一年”,据此,2018年报是潜在暴雷风险的高峰,2019年报边际改善,2020年报大幅改善。在1月31日年报预告截止日之前,不排除还有较多的三四线甚至“散乱差”的公司继续出现以商誉减值为主的业绩爆雷。投资者需要规避两类爆雷概率较高的公司,首先是2018年、2019年有较多业绩承诺到期的标的,尤其是承诺金额占上市公司净利润比重较大的案例。另外,还需规避目前商誉规模占净资产比重较高的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