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运中看见真实的生活

  “帅哥,请问K841在哪候车?”“师傅,帮我看一下Z64在哪等车。”昨日,记者来到广州火车站,穿上了志愿者的马甲,亲身体验了一把志愿者的工作。刚一上岗,一群乘客便靠过来,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有志愿者告诉记者,像这样的问题,一天起码要面对上百次。

  “小伙子,请问一下K4128在哪里等车?”乘客老潘从外套衬里的口袋掏出一张红色火车票,让记者帮忙看看在哪里候车。按照票面信息,老潘应该前往五号候车室等待验票乘车,老潘却走向一号候车室的方向。记者给老潘指引后,老潘道谢便去找五号候车室了。原本以为老潘的故事到此结束,但是过了不久,老潘又折回来,重新找上了记者,神情有些尴尬地说道:“实在看不懂这个票什么意思,不知道在哪里等车,要不你带我去等车的地方。”

  虽然列车13时才检票,此时离开车还有2个小时的空当。有其他乘客劝老潘:“急什么嘛,时间还没到。”但是老潘马上就紧张起来,语气有点急,“耽误不得,误了时间就赶不上车了!”原来老潘虽然识字,却看不懂在哪里候车。今年是老潘第二年来广州打工,现在正准备回襄阳老家过年。进站后发现找不到候车室,心里着急,怕赶不上车,但又不好意思问人。老潘说起老家,马上高兴起来,“两个孩子今年都结婚了,高兴,要回家过年,看娃娃(孙子)!”

  老潘的一大包行李主要就是一床棉被。虽是“卷铺盖走人”,但是老潘年后还是要回广州打工。“带不上那么多东西,过完年还是要回来广州的。”老潘说,家里孩子结婚后,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就没那么多精力照顾他这样的“老家伙”了。“家里没老人了,我现在就是老人。趁现在干得动,打工赚点钱,要养老嘛。”老潘说。

  送老潘进了候车室,记者猛然发现,车站的候车大厅,大部分候车乘客都是像老潘这样上了一定年纪的人,他们有的神色匆匆,在各处向其他志愿者小心询问着回家的方向。春运有很多面,有温馨,有感人,也有生活的不易和真实。信息时报记者 欧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