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消费“后悔权”应通过法条保障老人

  市民论坛

  报载,《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老年人保健产品等消费领域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决议》近日获审议通过。该决议中的最大亮点是,60岁以上老年人通过会议营销等方式购买的保健产品,在7日内可以无理由退货。

  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作出的这个决议,很明显借鉴了电商消费中“后悔权”的作法,让消费者在一定条件下拥有“后悔权”,可以有效防止冲动的非理性消费。这在电商消费领域的消费关系调节实践中,被证明是成功可行的。

  将这一作法适用于老年人保健品消费,可以预料,对当前针对老年人的保健品营销中的种种骗局,有较大的预防与抑制作用。一方面,新规给了被营销套路迷惑的老人思考、亲朋好友劝说干预的缓冲期,让省悟后悔来得及;另一方面,给了消费维权以依据,特别是能让一些有正规批号、正常手续的保健品夸大、虚假营销,得到有效制约。新规越过其中的模糊地带,不论理由,直接退货,既减轻了监管维权成本,也给老年消费者以实在的保护。

  这样的规定,反过来对保健品营销行为同样会起到规范作用——如何让老年人购买保健品不后悔,就得在产品功能、关联服务以及营销方式上要下一些功夫,成为推动保健品市场规范发展的一个倒逼动力。

  值得关注的是,黑龙江的这个保健品消费“后悔权”是当地人大决议的规定,这与人们常见的人大所立法规的规定,在形式上不相同,其效力不免让人有疑问。其实,人大决议的条款与同级人大所立法规有同等效力,都可以作为行政区域范围内执行的依据。

  但是,从形式上来看,决议具有临时“补丁”的色彩,如黑龙江的这个决议,是保健品生产营销监管、消费维权等法律法规不完善情况下,针对当下保健品营销领域的乱象,人大依据权限与程序,制定管理、执法、维权方面权威的依据。其中有些规定的具体施行,还有必要在国家层面的相关法律条款中予以细化和完善。比如保健品“后悔权”条款,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及保健品行业法律中都有必要作出明确规定,如同电商消费的“后悔权”既写入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又写入了《电商法》,成为可供普遍遵循的法条。

  从这个角度而言,保健品消费“后悔权”更待法条化,上位立法不妨给地方的有益尝试以程序上的认可,让其惠及全国的老年保健品消费者。同时,用决议的形式为保健品营销乱象治理和消费维权撑腰,也折射出相关立法滞后于行业市场化进程,尤其需要得到重视,早日将保健品行业置于法治的市场环境之下。而这,或许才是针对保健品骗局丛生的治本之策。◎木须虫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