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军电影界遇上严苛老师王家卫

日期:[ 2016-09-19 ]  版次:[ C06版 ]  版名:[红人馆]   来源:[信息时报]

分享到:

图片

  “花开两朵,天各一方”是张嘉佳微博自我介绍。作为畅销书作家,他今年头号大事就是根据自己小说改编的电影前后脚要上映了。精力、热情驱使着他“花开两朵”。9月29日上映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他是编剧也是监制;瞄准贺岁档的《摆渡人》则更大胆,他身兼编剧和导演,指挥梁朝伟这样大咖演员拍戏。不同身份切换下来,他觉得写东西不难,难的是如何让王家卫这样严苛的老师满意。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陈慧

  编剧身份之自带天赋

  写小说阶段就想好要拍《全世界》电影

  张嘉佳和影视圈渊源很深,早在南京读大学时就在电视台里领着高薪做着编导,给地方春晚写过台本,几年前因为大学同学“一声招呼”,好玩似的写了《刀见笑》剧本,竟然获得了金马奖提名。

  只是正儿八经在电影圈里打混,还是在“睡前故事”火了之后,他写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简称《全世界》)年销售量400万册,创下单本小说历史纪录。在影视IP热潮下,这部小说怎么可能不改编成电影?据说投资方买完版权,点名由他来完成剧本。

  第一次看片就被感动哭的张嘉佳,笑说自己是“神一样的编剧”,“像这样的电影,大家一定要珍惜,因为我以后不会再写这种调调的电影了。一个故事里有七个人物齐头并进,做剧本太难了。”他还得意透露了当年的小心思,下笔时自带影像感,运用了编剧的技巧和能力,“《全世界》书里每一篇文章不过3000字,既要完成一个故事还要有让人记住的画面和场景,是需要天赋的。(大笑)”

  小说集结了33个“睡前故事”,登场人物众多。搬上大银幕后,张嘉佳删删减减、重新创作,把视角放在DJ陈末与身边人的情感遭遇上,茅十八从朋友变成了表弟,幺鸡是暗恋陈末的电台实习生,人物关系和背景的改变难免会有“和原著不一样”的声音出现,张嘉佳解释说,“片方买走的是小说名的版权,电影版是我重新开辟出来的又一主线故事。”

  张嘉佳觉得等电影上映时,很多人会有这样强烈的感觉:“肯定能看出来是根据书改的,因为两者气质统一。”他认为这就是原著作者做编剧的好处,“写什么都是原著”。其实过去两年也有几部大IP作品,邀请了原著作家当编剧,可是原著粉同样不买账。张嘉佳对此回应,“我不会评价别人,只是自己觉得(电影改编小说)打通气质最重要。”

  编剧身份之负责到底

  拍戏过程帮助邓超把握角色

  除了追求剧本与小说的气质相通外,张嘉佳挑选演员的标准也是主要看气质。《全世界》导演张一白是张嘉佳“钦定”。张嘉佳除了看中张一白的导演才华,还有张一白对他的了解。“张一白是唯一(导演)人选,首先我们私人交情在这里,每天一起胡吃海喝,其次他做导演的能力很强,像《开往春天的地铁》《将爱情进行到底》,也是曾经影响一个时代的作品。”

  读过《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睡前故事”讲了33位都市人物的情感故事,其实是张嘉佳把自己的人生经历浓缩到了陈末、管春、茅十八还有猪头的身上。在寻找《全世界》男一号时,张嘉佳首先想到邓超,不过邓超答应时,两人还没见过面,能不能把握住“陈末”(或者说是张嘉佳自己)的气质与精髓,谁也没底。“我第一次探班时就觉得张一白靠谱。他会跟超哥灌输自己认识的张嘉佳。你们看电影之后,再看看我平时的样子,超哥(片子里)穿鞋的习惯和我一模一样!头发也是花白的。”探班之后,张嘉佳和邓超交流变多,“经常喝大了喝高了,聊的都是怎么把握陈末的角色。”

  从次序上来说,《全世界》剧本完成、公映时间都先于《摆渡人》。邓超版“陈末”将于月底与观众见面,而梁朝伟饰演的另一位“陈末”再过几个月也要和观众见面,请张嘉佳做个对比评价,他断然拒绝,“我不会做任何评价的。超哥演得很好,梁朝伟演得很伟大。(为什么是伟大?)梁朝伟演什么都伟大,他这样一个演员。”张嘉佳表示自己是从合作者的角度来说,“Tony(梁朝伟)就是你问他要一朵花,他给你一个春天的演员。可是我相信,大家把这两部电影都看完,会觉得明明是不同气质不同类型的两个人,演的就是‘陈末’。”

  编剧身份之放低姿态

  《摆渡人》反复修改,写了一百多稿

  虽然张嘉佳说《全世界》小说已自带画面感,可是他写电影剧本时还是先后写了几十稿。不过相对而言,《摆渡人》的剧本写作过程更令他煎熬,因为这是跟被视为慢工出细活典范的王家卫合作的。

  2013年,这位国际大导主动找到写“睡前故事”的小伙子,两人在上海喝酒聊故事,合作的事情水到渠成。张嘉佳说前三个月像打了鸡血般兴奋,“几乎没怎么睡觉的,都在写剧本。”可是当他拿着自觉已经100分的剧本递去给王家卫时,总是被王家卫退回,“他说不行!得有一万分!”

  在修改过程中,张嘉佳始终没有摆出畅销作家的姿态,在经过沮丧、振奋的无数心理轮回后,他觉得自己就是被王家卫推着前进,“你只要打开我的电脑,就看到《摆渡人》剧本像门牌号码一样,密密麻麻写着几稿几稿。”

  最后张嘉佳一共写了一百多稿、高达七十几万字。

  导演身份之特别待遇

  王家卫用三年时间教他拍电影

  张嘉佳坦言,进入影视圈后“一直没想过当导演,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做编剧。”还笑着说,开始宣传《全世界》之后,发现自己一大短板,“我跟好多人比起来就有劣势,没有为了拍电影所遭受的辛苦史,也不能说自己从小就想拍电影,因为我就没想过会拍电影啊,我的梦想就是吃好玩好穿好过得好,也没有情怀可卖。”鲜明例子是,给《刀见笑》写剧本后,对电影毫无热诚的张嘉佳消失了四五年,同样是新人的导演乌尔善凭《刀见笑》打出名头后却跑去制作了《画皮》。

  那是谁逼着张嘉佳非要亲自当导演,拍一回《摆渡人》?答案是王家卫。看完剧本后,王家卫提出了一个新想法,“他说这电影只能我自己来拍,不然气质不贯彻。”张嘉佳当下是懵的,考虑之后回复了,“我说不会拍(电影),但王导你是我的老师,你觉得我能上,我就上。还希望他满足我的要求,‘做这部电影时,从头到尾都要在,不然我不干。’”

  张嘉佳最记得杀青那天,“我们两个人抱在一起,他对我说‘嘉佳,我没有负你啊!’一个大师级导演牺牲三年时间,帮我把作品完成,正常的师父跟徒弟都做不到这一步,我们感情很深。”

  经王家卫调教,张嘉佳自评导演水平“OK的”,哪怕电影出来大家看到了王家卫的影子,他也不会恼火,“这是他教我(拍的),肯定带有老师气质。(如果被质疑是王家卫导的呢?)我希望大家看了首版预告片再说,真有这样的声音,肯定是赞扬,我觉得很光荣。”

  导演身份之精益求精

《摆渡人》杀青那天,梁朝伟欢呼雀跃

  采访中张嘉佳始终称呼王家卫是“我的老师”,好奇追问他从老师身上学到了什么,“拍《摆渡人》三年,没有课本的,就是言传身教。”

  今年春节期间刘嘉玲受访时曾无意透露,梁朝伟又回去拍《摆渡人》了,引起外界猜测:是不是新导演能力不行?张嘉佳笑着说,《摆渡人》杀青那天,梁朝伟手舞足蹈,“就像内心有烟火盛放一样,Tony说上一次这么高兴是《花样年华》杀青那天。”

  这就是他从王家卫身上学到的,不怕花时间,觉得哪里不对了想改就改。“像王导拍一部戏有时五六年,他就是想要更好的,今天A方案明天换成B,第三天还能变。”

  他觉得精益求精的态度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弄完《摆渡人》项目后,张嘉佳去了稻城看《全世界》剧组拍求婚的重头戏,提出了修改意见,“张一白导演他们按着我原来写的剧本拍,我觉得还能再改,所以有一点分歧。”不过张嘉佳同时强调“想改就改”是有前提的,“你说这场戏全部改掉,编剧就必须5分钟之内交出剧本,没有这个能力,就没资格说边拍边改。”

  回望《摆渡人》项目制作这三年,张嘉佳说痛苦“是高考的N次方,高考老师都没有他(指王家卫)严厉,搞得我以后都不太想拍电影。”他幽默地说已经做好心理建设,“处女作站上了巅峰,然后不断下滑的导演。像《摆渡人》这样的卡司,华语电影或许还会再有,但估计不会出现在我这代人身上了。”

  记者手记

  要当“王者”的人

  怎么会在“白银”位置屈就

  张嘉佳做电影这几年,“残”得很厉害,头发更加花白了,自拍照也要靠“美颜”功能帮忙。甚至听说了好几次生病送院的消息。

  所以采访中他当着经纪人的面说,要想他再有更好的创作,“得先让我生活啊,我是一个从过去阅历要养分的创作者。”而《全世界》与《摆渡人》,几乎就是他前半生“肆意”生长、生活的全部经历。至于开龙虾店、开酒吧是不是刻意“找生活”的举动,他都不用多想就回答:“就是闲的,就是想做。好处是不怕亏钱了。”

  采访中张嘉佳始终是这种半真半假、开着玩笑就把问题回答的状态,略有严肃的时候就是提到他的老师。

  他说公司墙壁上写的密密麻麻工作计划,与他这个老板无关,等“打发”了《摆渡人》,就只有一个宏大目标:“我要打游戏!这一年卡在‘白银’,我可是要当‘王者’。”有人不识相的接话,“你充值啊!”他一拍桌子说,“我充了好几万!”其实,《全世界》里不乏他打游戏的场景,为了继续创作好作品,衷心希望他达成目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