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报告制度发威 侵害未成年人隐瞒不报者被追刑责

  据新华社电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厅长史卫忠22日在最高检厅长访谈中,介绍了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执行情况,有侵害未成年人隐瞒不报者被追究刑责,涉嫌违纪违法人员也受到了相应处罚。

  2020年5月,最高检联合国家监察委员会、教育部等部门下发《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到2020年9月,各地通过强制报告立案并审查起诉的案件近500件。

  湖南某小学发生教师强奸、猥亵学生案件,但涉事学校负责人员却隐瞒不报。检察机关对该校正副校长以涉嫌渎职犯罪提起公诉,相关人员已被追究刑事责任。

  除了追究刑事责任,检察机关办案中发现的违反强制报告规定涉嫌违纪违法人员也受到了相应处罚。例如,上海市某区检察院针对一起教师在校园内猥亵女学生,学校隐瞒不报的情况,及时提出处理意见。区纪委监委经过审查调查,分别对涉案学校校长、党委书记作出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专业技术岗位等级降为9级的处分。

  史卫忠表示,当前各地持续深化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落实。例如重庆市九龙坡区检察院、区公安分局创新工作方式,联合开发运行“强制报告APP”,进一步畅通了快速发现、报告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渠道,为各部门合力保护未成年人搭建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