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生殖技术不能变成普遍权利

  市 民论坛

  单身女性能否冻卵?在2020年的全国两会上,有多位全国政协委员提交了“允许具备医学指征的未婚女性保存生育力”“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等相关提案。近期,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官方网站上公开答复称,将研究制订卵子冷冻技术规范和相关标准,科学客观审慎推进卵子冷冻技术临床应用(《南方都市报》2月22日)。

  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与成熟,是对自然生殖规律的干预甚至是颠覆,有其积极性。但是,如果应用失之于泛滥,无疑会对自然生殖规律主导下的社会伦理秩序带来严重的挑战,因此其技术应用需要慎之又慎。

  将“冷卵”“试管婴儿”等技术称之为“辅助生殖技术”,顾名思义是“辅助”自然生殖的技术,即主要是予以那些自然生育有困难的人以人性化的技术帮助,是弥补自然功能的缺失,而非自然功能替代。

  然而,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和社会经济水平的提升,技术与经济的门槛出现“双降低”,辅助生殖技术存在异化为生育功能主动选择的风险,如选择后代性别、颜值、基因等等,甚至成为规避自然生育责任的手段。“卵子交易”“代孕”等非法交易,便是其中的重大隐患。

  因此,《辅助生殖技术管理条例》的立法进程应当加快,对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要从严限制。立法必须坚持一个明确的底线,即辅助生殖技术应用的权利属性问题。客观来说,不能将女性生育的技术救济权利,变成技术选择的普遍权利。

  辅助生育技术应当坚守“权利救济”的底线,在底线的前提下,才可以讨论未婚女性是否适用以及什么特殊情形下适用辅助生育技术的问题,让技术更好地造福人类、服务生育。

  ◎木须虫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