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活“家务劳动补偿”迈出法律重要一步

  热 点观察

  北京房山法院适用民法典新规定,近日首次审结一起离婚家务补偿案件。案件中,全职太太王某在离婚诉讼中称,因承担大部分家务,故提出要求家务补偿。最终,法院判决其与丈夫陈某离婚;同时判决陈某给付王某家务补偿款5万元(《成都商报》2月22日)。

  家务劳动补偿并非新概念。原《婚姻法》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不过,有媒体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上此前多份涉及“家务劳动补偿”的离婚案判决书,均未查到支持此项补偿的案例。今年起施行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取消了家务补偿的“书面约定”等适用前提。此举有力激活了家务劳动补偿条款,更有利于保护当事一方的合法权益。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显示,居民家务劳动参与率为58.5%,其中男性为40.4%、女性为75.6%。承担大部分照料家庭的责任,自然会对女性劳动者的就业选择、就业机会造成影响。一些全职太太更是放弃自己的事业,全身心投入家务劳动中。但在传统观念影响下,一些男性对此心安理得。

  家庭是双方共有的,家务劳动从来都不只属于哪一方。在涉及离婚纠纷时,一方为家务劳动付出更多,就应当获得相关权利救济。过去,“书面约定”的前提条件,限制了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的适用,使其缺乏可操作性。毕竟,大部分家庭都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对于全职太太来说,由于没有直接收入来源,根本不可能约定财产各归各。如今,《民法典》取消了“第二十二条军规”,有助于引导夫妻重新审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

  在北京这起案件中,存在五年的婚姻关系,离婚时的劳务补偿为5万元。不少网友争议金额是否过低,有人抛出了“请保姆都不止这么多”的观点。但是应该看到,5万元补偿款是建立在“共同财产由双方平均分割”“陈某每月给付抚养费2000元”的基础上,属于额外补偿。

  家务劳动补偿案,已经迈出了重要一步。至于抽象的家务劳动如何量化为具体的补偿数额,也可视为接下来值得探讨的问题。一方面,家务活比较琐碎,出力不显功,另一方面,家务劳动涉及夫妻家庭责任,不能直接套用家政行业市场价格。对此,最高法或有必要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提供家务劳动补偿的参考因素和标准,从而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保障裁判尺度统一。

  ◎张淳艺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