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街守护者,心系社区安危20年
  刘常友
  彭建翔
  蒋志筠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黄骆

  本版图片由通讯员提供

  2020年7月21日,《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中国人民警察节”的批复》发布,自今年起,将每年1月10日设立为“中国人民警察节”。从此,人民警察这个群体和教师、记者、医师、护士一样,有了属于自己的行业性节日。本期,记者采访了建设街派出所三名警察,听他们讲述在岗二十年来难忘的警察故事。

  

  退休在即他仍心系岗位和居民

  人物:刘常友:建设街派出所一级警督

  “我今年就退休了,在部队20年,在警察队伍也工作了20年。说真的,准备离开这个岗位了,真的有着很多的不舍。”即将退休的建设街派出所的一级警督刘常友,充满着对社区居民和警察岗位的不舍。

  “警察队伍和部队虽然都是纪律部队,但是有着不少的差别。”作为军转干的刘常友告诉记者,无论是军人,还是警察都是我们人民可靠的“保护者”。然而角色的转变,令工作上还是有不一样的体验和责任。在部队里,无论工作,练兵,生活都是熟悉的人,每天的工作目标比较单一。“就好比一颗钉子一直往下锤,只在一个点上发力,做深做实。”刘常友表示,进入了警察队伍之后,发现工作涉及的面更加广,对执法、社区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了如指掌。

  在疫情爆发之初,刘常友作为“三人小组”中的一员,他冲在了一线。“当时我们遇到中高风险地区或者国外回来的人,我们上门去排查,其实有不少居民都是不理解的。所以我们就需要好好地和他们解释,为了社区群众的安全,希望大家配合。”

  这20年间,虽然在社区工作很累,但刘常友依然无怨无悔。“在这里虽然是累,但是我对这里的工作是有感情的,特别是我们的居民。”他说,当得知他快退休的时候,不少居民对他表达了不舍,他也说:“就算我退休了,我也会经常回来这里看看的。”大概这就是一个在建设街付出了20年的老警察对于社区和街道的深厚感情。

  

  用细心守护社区铮铮侠骨也有柔情

  人物:彭建翔,建设街派出所刑侦队一级警督

  建设街一级警督彭建翔是建设街派出所刑侦队的一名公安干警。军人家庭出身的他,从小就对制服有着一种向往。他感慨道:“在那么多年的警察生涯里,我带上这个绣着国徽的帽子,我无怨无悔。”

  从警接近20年的彭建翔,接触了不少的案件,至今有一件“弹弓案”让他记忆犹新。“大概两三年前,建设大马路小学附近有居民反映,有人拿钢制弹珠打烂了玻璃,连建设大马路小学都被打破了玻璃。”彭建翔和同事为了找到弹珠是从何而来,夜晚进入学校摸底观察,逐渐把范围缩小到一栋居民楼。“我们从楼下往楼上逐层排查的时候,碰巧在经过某一层楼时,余光突然发现了一枚钢珠在地面所反射的闪光点,我们立即锁定这一层的两户人家有嫌疑。”刑警队的同事们经过科学排查后,最终把嫌疑人锁定在其中一户上。经过3个小时的蛰伏等待,嫌疑人刚从外面回来,彭建翔立即带领两位同事合作将其制服。“把他带回分局时,我发现他浑身发抖,极度紧张。”

  嫌疑人虽然已被抓获,但审讯过程中仍试图误导审判人员好脱罪。但细心的彭建翔又怎会放过审讯过程中的任何蛛丝马迹。“嫌疑人曾经问我有没有人受伤,我捕捉到这句话,告诉他没有人员受伤,让他放下心理包袱。最后他告诉我们,他的弹弓就藏家里楼梯夹层中。”凭着敏锐的直觉,彭建翔顺利破案了。

  彭建翔虽然在刑侦队摸爬滚打多年,常年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但在他内心深处,仍然不失柔软感性的一面。2008年汶川地震后,彭建翔前往汶川辅助当地进行灾后重建工作。当他看到满目疮痍的汶川时,给他内心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当你看到满目废墟,你会感叹自己在广州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从汶川回来后,他依然和当地的公安干警保持着联系。此后的数年,他两度回到汶川,只为看一看这个曾经受到重创的地区是否恢复了生机。

  

  用柔情侠骨化险情站好每一班岗

  人物:蒋志筠,建设街一级警督

  警察专用的警用电话号码,被电信怀疑是诈骗电话和传销电话被停机3次?这听起来似乎很滑稽,但确确实实发生在建设街一级警督蒋志筠身上。

  “疫情期间,我负责对相关核查名单的群众逐个打电话进行沟通。从疫情发生至今,我打过三四千个电话。”蒋志筠的工作手机因为高频率地打电话,被电信供应商怀疑是诈骗或者传销电话,将其号码拉进了黑名单。“最终,我只能通过单位打报告把电话号码申请解禁。”

  和众多一线防疫工作人员一样,疫情期间,公安干警每日每夜地加班加点,非常辛劳。所幸的是,蒋志筠的家人对其工作表示理解和支持。

  蒋志筠虽然是一名女警,并且只是负责内勤工作,但遇到突发警情时,她也从不害怕退缩。“记得有一次,一名女性在某超市持刀,情绪极为不稳定,我一直和她面对面的沟通,直到同事们最后将她制服并送进拘留所,我陪了她差不多5个小时。”

  蒋志筠表示,有时犯罪嫌疑人或者调解对象是女性,同样作为女性的她沟通起来会比较方便,这时她就会冲向前线。“就像那一次,当时无论谁来那位持刀的姑娘都不认,只有我和她说话,她才听得进。所以我就一直陪着她,听她发泄自己的情绪。” 蒋志筠用自己特有的亲和力,很好地化解了那次警情。

  “踏踏实实工作,本本分分做人,我在警察这个岗位上虽然很累,但我是快乐的。”为人低调的蒋志筠在岗位上默默工作了20年,在采访时也一直说,着只是她的本职工作,没什么值得宣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