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第一案”判决意义大于争议

  市民论坛

  11月20日,被称为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的杭州市民郭兵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一案宣判。富阳区法院一审判决,动物世界删除郭兵办理年卡时提交的面部特征信息,赔偿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驳回郭兵提出的确认动物世界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关内容无效等其他诉讼请求。郭兵表示将继续上诉(《新京报》11月21日)。

  人脸识别是生物识别技术的进步,能够大幅度提升身份识别效率。该技术一方面给大众带来了方便,另一方面也衍生出人脸数据保管等问题。由于人脸识别涉及敏感的面部特征,令很多人感到不安。用户的担忧并不为过,近年来隐私数据泄露的事件时有发生,亦曾有人暗中倒卖人脸数据。这些数据最终可能流向网络诈骗分子手里,给用户埋下难以预测的风险。

  正因如此,“人脸识别第一案”引发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一审判决结果发出了鲜明的警示信号,有助于人脸识别技术应用的规范化。动物园做为企业经营者,采用人脸识别技术可以提高运营效率,但是其采集数据的合法性、必要性、保管能力等均存疑。而且,动物园擅自修改条款,强制消费者将指纹识别入园改为人脸识别入园,亦违反了协议。这些都是企业管理不规范的表现。

  一审判决支持消费者,对动物园的错误行为予以纠正,是对个人信息保护的强调,具有积极意义。人脸识别是一项具有广泛应用前景的技术,对其不必因噎废食,而是需要加以规范化,法律应该对使用人脸识别技术的商家、单位、平台予以限制,明确哪些单位在哪种情况下,才能采集人脸数据,其前提是遵循合理、正当、必要等原则,必要时还需征得当事人同意。像动物园、小区等场所采用人脸识别技术,显然是为了节约管理成本,并不具有必要性与正当性。

  当然,一审判决也存在争议,即驳回原告提出的确认动物世界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关内容无效的诉讼请求。有人认为,既然动物园擅自采集人脸信息不合法,那么其对外告示中的相关内容就应该无效。这有一定道理,有待二审法院厘清。

  总体来说,一审判决的意义大于争议,因为它表明了法律态度,公民对不合理的人脸识别行为,可以说不;商家滥用人脸识别技术,不受法律支持。

  ◎江德斌 自由职业者

  信息时报评论邮箱:xxs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