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生素质评价形成教育主要导向

  珠江瞭望

  日前,广州市智慧阳光评价工作会议在广州市教育研究院召开,第三方评价专家对2019年阳光评价数据报告及阳光评价周期性数据进行了深入分析解读。数据显示,对2017年起参测的4、7年级学生进行连续三年的过程性评价发现,广州学生综合素质水平总体呈现上升发展态势,小学和初中具有各自学段发展特点,各区呈现一定的区域发展特点。

  区分不同学段,小学阶段学生的公民素养、音乐审美、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学习动机、学习策略、学习能力、学科思想方法等八项指标水平三年间持续增长;初中阶段学生综合素质水平发展相对平稳,其中音乐审美、学科思想方法水平三年间持续增长。这对教育界、学生和家长乃至整个社会来说,无疑都是一个好消息。

  学生综合素质水平评价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首先,评价能够为地方教育教学改革注入“智慧”。既然评价结果是学生综合素质水平持续提高,那么就证明此前的基础教育改革方向和措施是正确的,这有利于改革的持续性和深入性,也有利于不断完善改革措施与方案。其次,评价能够为中考改革提供助力。换言之,为了让教与学跟中考不形成两张皮,学生综合素质水平评价的要素,就应该成为中考考察的要点,从而发挥好中考指挥棒的作用。

  从上述意义出发,学生综合素质水平评价就不能为了评价而评价,或者说作为一项研究课题在内部范围内循环,而应该是开放式的。所谓开放,就是评价体系要面向社会作广泛宣传。一方面,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有怎样的评价,就有怎样的办学导向,各学校需要通过审读评价体系来完善教育教学改革措施;另一方面,学生素养养成是学校、教师、家庭乃至整个社会作用的结果,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需要有意识的在评价体系内向学生做正向引导。

  当然,实现上述种种目标,首要前提是教育评价体系的科学性、公正性和权威性。只有评价体系科学、公正,才会导向正确的办学和改革方向,相反,就容易将基础教育改革带歪了路。基于此,教育评价体系也需要是开放式的,从而吸纳更广泛的社会智慧,让评价体系本身保持科学性、公正性和权威性,为学校的教与学以及教育教学改革提供遵循。

  一言以蔽之,学生综合素质水平评价既要科学又要实用,科学是实用的前提,实用是评价的目的。无论评价结果如何,都可以用来指导实践和促进家校共识。

  ◎燕农 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