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逃过“鬼门关”
年近九旬老兵讲述抗美援朝故事
  ▲张昌贵的各种证书证件。
  张昌贵老人和妻子。
  信息时报记者 梁启明 摄

  人物:张昌贵,岭南街退役军人、党员,曾参与抗美援朝战争。

  信息时报讯(记者 梁启明)现年89岁的张昌贵是荔湾区岭南街一名退休党员,年轻时曾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过抗美援朝,其间更是三次从敌人炮火下惊险逃生。尽管已经年近九旬高龄,但老人身体依然硬朗,平时有时间还会主动参加社区公益服务,发扬一名老党员一心为民的本色和职责。

  曾为中共地下党秘密送信半年

  张昌贵1931年出生在湖北省一个贫困家庭。3岁时,父亲不幸病故,3年后,母亲也因重病撒手人寰。6岁的张昌贵与兄弟姊妹被不同人家收养。张昌贵从小更被迫出来打长工。他辗转多个大户人家,砍过柴、放过牛,也曾当过保姆,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

  有一次,张昌贵在山上放牛的时候遇到一位当地老师,对方给了他一封信,要求他送到某个指定地方,并且不能把信的内容告诉别人。张昌贵答应了,之后半年内又多次完成送信任务。后来,他才知道那位老师是一名中共地下党,而这段不寻常的经历也成了他人生中一个关键的转折点,更点燃了他想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军人的决心。

  1950年,张昌贵所在的地方开始征集志愿军,19岁的他毅然踏上保家卫国的道路。当时,张昌贵所在的部队从湖北荆州出发,徒步4天走到湖北黄石,然后乘坐火车前往黑龙江集结,再横跨鸭绿江。由于是临时参军,他并没有充足的时间接受训练。一路上,张昌贵就跟随班长一起学习枪炮的使用方法,学习如何在实战中自保。张昌贵说,更多的实战技巧都是后来在战场上与敌人血拼时练出来的。

  三次从“鬼门关”惊险逃生

  1950年冬天,刚到达朝鲜的张昌贵便遇到了朝鲜百年一遇的大雪。当时,大部分志愿军都只是穿着单薄的棉衣,有的甚至穿着单衣上前线。张昌贵说,有时饿了、渴了,“直接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吃”,这样的事也是常有的。

  最让张昌贵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他与其他队员在雪地前进,头顶突然冒出美军敌机,敌机对志愿军展开疯狂扫射。“当时我立即把脸埋到雪地里,用雪把全身覆盖。旁边雪花飞溅,离我最近的弹坑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张昌贵回忆道。

  还有一次,张昌贵与两名队员为一组,每天在山上负责挖掘战斗用的坑道。由于山上都是坚硬的花岗岩,队员需要先用钢钎和铁锤从石块的四角和中间分别挖出80厘米的炸药坑,再通过放置炸药进行引爆。在一次引爆过程中,张昌贵由于躲避不及,在距离引爆点约3米处被炸开的花岗岩击中腰部,顿时鲜血直流。所幸队员及时上前从乱石堆中把受伤的张昌贵抬出,他才幸免于难。

  另一次从“鬼门关”逃生的经历发生在1953年3月的一个凌晨。当时,张昌贵正与另外两名队员在山上站岗,突然遭到美军敌机夜袭。当时从飞机上喷出的毒气,将张昌贵所在的据点全都笼罩了。由于中毒,张昌贵与另外两名队员被紧急送到黑龙江嫩江县的军队医院进行抢救。在医院,张昌贵多次出现呕吐和发高烧症状,在医院治疗了6个多月,他才从“鬼门关”活了过来。

  康复后的张昌贵想重新回到战场,但被医生拒绝了。1954年,他接受部队安排,调配到广州沙面一间做花纱布的公司担当警卫员,之后也曾到化工站做职员,一直到1986年退休。

  回想抗美援朝的日子,张昌贵至今仍历历在目。当问到老人有何心愿时,老人说:“希望能再一次到抗美援朝纪念馆看看,重温当年数十万志愿军横跨鸭绿江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