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小博大自杀袭击 引诱防空系统开火
无人机,成纳卡冲突中的唯一赢家
  以色列生产的“哈罗普”无人机。
  数据来自阿塞拜疆国防部
  2018年4月30日,阿塞拜疆总统视察国家边防局海岸警卫队船舶修理中心,这也是阿塞拜疆首次公开展示其装备的以色列无人机。
  9月29日,亚美尼亚国防部发布的一组前线照片中,士兵正在发射炮弹。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双方爆发大规模冲突以来,虽然交战双方都是小国,但已经使用包括短程弹道导弹、远程火箭炮在类的大型杀伤武器,造成数千人死伤。尤为让人注意的是,大量无人机参与战斗。

  比如网络上广为流传的阿塞拜疆无人机击毁亚美尼亚T-72坦克的画面,在让人认识到现代战争惨烈的同时,也让不少人开始认识无人机的杀伤力,还有人称这场战争预示着“无人机战争”的正式到来……

  自从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双方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爆发大规模冲突以来,由于双方都承袭了前苏联巨大的武器遗产和战术底蕴,且背后还有地区大国的支持,因此,这场战争进行地非常残酷。

  不过,若说让外界印象最深的,毫无疑问当属无人机的猎杀视频——在以往的战争中,无人机的任务大多以侦察为主,火力打击则由有人战机来完成。然而此次冲突中,阿塞拜疆一方大量使用来自土耳其、以色列等国的无人机,完成了四分之三的攻击任务,给亚美尼亚一方的坦克等重型装备造成了重大打击。

  以色列成武器出让大户

  在此次冲突中最引人关注的有两款无人机,即以色列生产的“哈罗普”无人机和土耳其研制生产的“旗手-TB2”无人机。阿塞拜疆方面称,它用一架“哈罗普”无人机消灭了亚美尼亚的一个S-300地空导弹系统,虽然亚美尼亚予以否认。而视频显示,“旗手-TB2”无人机把亚美尼亚的坦克、装甲车辆以及兵营等军事设施当成靶子,挨个“点名”,逐个摧毁。

  虽然阿塞拜疆没有任何航空工业,但是“哈罗普”无人机和“旗手-TB2”无人机只是阿塞拜疆无人机军团中的一部分而已。此前,以色列还向阿塞拜疆提供了大量其他型号的侦察无人机,比如翼展6米、重达450公斤的Hermes450,翼展达15米、重达970公斤、可以在空中飞行24小时的Hermes900等等。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报道,以色列在2006年到2019年间向阿塞拜疆提供了大约8.25亿美元的武器。武器转让数据库的信息显示,这些出口产品包括无人机、反坦克导弹和地对空导弹系统。

  屡屡使用“自杀战术”

  成功的是,阿塞拜疆使用的是从土耳其和以色列购买的攻击型无人机,并将其视为有人战机的廉价替代品,比如使用以色列“哈罗普”无人机,以狙击枪般的精准度成功撞击目标……据亚美尼亚公布的数据显示,他们一共击落了140架无人机,光“哈罗普”无人机就有100多架。

  此外,阿塞拜疆把老式前苏联时代的农业飞机“安-2”改造成无人机,用于对亚美尼亚防空阵地进行侦察。在战斗中,数架阿塞拜疆的“安-2”被亚美尼亚击落,外界才得知这种老式飞机被改造成无人机。

  虽然阿塞拜疆有相当多的无人机被击落确属事实,但从目前所出现的无人机战术来看,无论是自杀式打击地面高价值目标,还是诱导防空系统从而实现对防空系统的摧毁,这些都已经证明是成功的战术。

  没有无人机生产能力 阿塞拜疆被“卡脖子”

  阿塞拜疆使用以色列生产的“哈罗普”无人机和土耳其研制生产的“旗手-TB2”无人机不亦乐乎,但是在这次冲突中也消耗了不少,由于亚美尼亚一方在国家社会上的抗议,阿塞拜疆获得无人机的难度变得更大。

  阿塞拜疆在几年前向以色列采购了一批“哈罗普”无人机,然而毕竟数量有限。这次纳卡冲突打响后,亚美尼亚紧急召回驻以色列大使,希望以方停止向阿塞拜疆出售无人机,以色列则表示,与阿塞拜疆的无人机交易在2016年就已经完成,目前没有需要履行的订单,暗示在战争时期不会再继续提供无人机。

  此外,鉴于土耳其对阿塞拜疆的支持,有猜测认为,在纳卡地区参与战斗的“旗手-TB2”无人机由土耳其军队操纵。

  不过,土耳其并没有独立生产“旗手- TB2”无人机能力——它使用的发动机是奥地利制造的,光电/红外转塔是加拿大公司提供的。在亚美尼亚的游说下,加拿大政府表示,在调查相关技术是否被阿塞拜疆军队用于与亚美尼亚的冲突期间,加方暂停向土耳其出口部分无人机技术,由于土耳其没有生产同等级光电转塔的能力,实际上“旗手- TB2”无人机已经停产。

  “哈罗普”自杀式无人机

  “哈罗普”是由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原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制造的一种“自杀式无人机”——它采用隐形机身设计,这使得敌方的防空系统难以察觉并对它进行拦截。它还具有很低的热信号特征,这意味着红外武器无法有效地对其进行跟踪,而且它光滑发亮的机身也使得肉眼定位和识别变得困难。

  “哈罗普”无人机有时也被称为“哈比-2”,是因为它是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著名的“哈比”反辐射无人机的升级版。由于“哈比”无人机主要是执行反辐射打击,因此它只能攻击敌人的雷达系统,对坦克、装甲车和指挥所等其他目标无能为力。

  与旧的“哈比”相比,“哈罗普”无人机尺寸更大,机头还增加了一个光电吊舱,从而具备光电制导功能,攻击能力和目标攻击类型也得到升级。现在,不仅能自主对无线电辐射实现目标追踪,还能攻击非辐射目标或处于关机状态的雷达和导弹防御系统。

  机长:2.5米

  翼展:3米

  续航里程:1000千米

  续航时间:6个小时

  武器装备:内置23千克弹头

  “旗手-TB2”武装无人机

  过去几年,来自土耳其的“旗手-TB2”无人机频频出现在利比亚、叙利亚战场,虽然性能并不先进,战果并不显著,人们对这款无人机了解很少,但在此次冲突中却展示出了无可比拟的重要性。

  据悉,“旗手-TB2”武装无人机大部分机身采用碳纤维复合材料,由于机身较小、飞行高度较低,很难被对方准确识别,此外,它携带一种被称为MAM—L的微型激光制导智能弹药系统,这种弹药由土耳其罗克特桑公司生产,有四种不同型号的弹头可供使用。据报道,在纳卡战争中使用的弹头是杀伤性子母弹,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从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判断,亚美尼亚坦克(双方都使用的俄制T-72型坦克)等装甲车辆之外的其他有生目标,除了遭到了“哈罗普”无人机的攻击之外,更多的是遭到“旗手-TB2”无人机的攻击。

  飞行速度:130千米/小时

  最大升限:8240米

  作战高度:4000-5000米

  最大起飞重量:650千克

  武器装备:内置22千克弹头

  安-2运输机改装成无人机

  在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阿塞拜疆把老式苏联时代的农业飞机“安—2”改造成无人机,用于对亚美尼亚防空阵地进行侦察。据介绍,“安—2”是一种老式农业飞机,1947年首飞,当时苏联正在进行二战后的重建。

  一款诞生超过70年的安-2运输机也被投入了战场,出场方式就显得比较悲剧——根据亚美尼亚公布的视频显示,有两架安-2运输机被亚美尼亚防空部队击落。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被击落的安-2运输机坠毁后,都没有发现飞行员的尸体,一点人体组织都没有,这说明被击落的两架安-2运输机根本就没有飞行员驾驶,而是被改造成了无人机,机上也安装了炸药,所以每次被命中时,安-2运输机就会爆炸。

  亚美尼亚一方似乎也明白了,原来这些经过改装的安-2运输机只是作为诱饵——故意进行低飞的诱导亚美尼亚防空部队开火,从而暴露位置,然后在空中等待的阿塞拜疆无人机再对亚美尼亚防空导弹阵地进行空袭。

  

战术革新 无人机战争到来

  在这次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冲突中,无人机火力较猛、速度较快、造价便宜的优势体现地淋漓尽致——亚美尼亚的军事装备比较落后,遭击毁的坦克无防空能力,袒露在空旷视野,无掩体保护,被无人机“点名”也在情理之中。

  使用无人机诱导对方防空系统开火而暴露位置在此前多次战争当中就被使用过,其中最著名的要属第五次中东战争时,以色列使用无人机伪装成F-15和F-16战斗机,诱导叙利亚“萨姆-6”防空系统开火,从而暴露准确位置,随后以色列空军真实的F-15和F-16战斗机对叙利亚“萨姆-6”防空导弹阵地进行精确打击,仅用6分钟,叙利亚人苦心经营10年,并且花费20亿美元建立起来的19个“萨姆-6”导弹连被以色列空军摧毁。

  前俄联邦安全局工作人员伊戈尔·斯特列尔科夫在马克西姆·卡拉什尼科夫的网络电视频道节目中表示,“阿塞拜疆军队转而采用土耳其曾用来对付库尔德人的战术。即借助火炮和空军的优势力量消耗敌军的防御,一点点蚕食敌军,随后胜利者将能够以最小的损失占据领土。这一战术很有用”。

  而未来大国间的“无人机”战争,将远比这更复杂、更惨烈。今年5月,波音正式交付“忠诚僚机”验证机,今年8月,美国空军的模拟空战中AI人工智能击败了顶尖的F-16战斗机飞行员,这些新闻已经让我们感受到来势汹汹的压力,随着“无人机蜂群”等概念的提出,十几二十年之后,真正到来的无人机战争,可能真的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