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 体视角

  在美国办孔院,不是中方求美国搞的,是中美庞大经济、社会交流在美国产生的学汉语、了解中国的真实需求拉动的。有没有孔院,美国都需要在中国越来越强大的过程中有更多人学习汉语,了解中国。孔院基本都是中国人出教师、教学志愿者以及教材,美方提供场地和管理支持共建起来的。将中国教师和志愿者都赶走,那么美国教育机构就要花更多钱补充师资力量,最后受损更多的肯定是美方。政治挂帅、疑神疑鬼是有成本的。

  ——环球时报:《打击孔院是美国国家自信衰减的表现》

  

  老年人对于数字技术的认知和接受相对迟缓,在使用上相比年轻人更是慢不少。这是一个客观现实,却不是一个命定的现实。这里面,既有老年人自身的原因,比如学习新技术的意愿弱,也有社会环境和技术的因素,比如公共服务和技术进步忽略老年人的现实需求,更有对老年人的认知偏见和年龄歧视。不假思索地用“老年人”这种笼统的概念一概而论,不去用心地条分缕析,不仅强化了社会对于老年人与数字生活的偏见,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数字技术服务向老年群体的渗透。

  ——中国青年报:《别让偏见阻碍老年人的数字生活》

  

  造车从来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特别是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加速推进,汽车产业产品和生态都面临重构。数字化和电动化转型带来的变量,又使得机大于危,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未必就不能超越特斯拉。

  ——经济日报:《特斯拉是鲇鱼,还是鲨鱼》

  ◎木木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