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暴利”为何久难破局

  市 民论坛

  据央视财经频道报道:近日,明月镜片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准备上市。眼镜行业历来被人们称为“暴利”,而在明月镜片的招股说明书里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镜片的平均成本仅为6.23元。

  看到这个报道,连不戴眼镜的都难以淡定了。成本几块,卖上千块——这事儿就没人管吗?

  事实当然并不是这个样子,比如A股唯一一家眼镜上市公司博士眼镜:2019年毛利率高达71.17%,这意味着眼镜成本仅为售价的3成不到。但是,算上门店租金和人工后,企业的净利率却仅有9.5%。如果将净利润平均分到397家门店,意味着每家门店一年的净利润仅为15.7万元。

  这让人联想起多年前网上讨论过的“苹果手机物料成本”的话题。彼时的逻辑是这样的:拆卸下手机各部位的硬件,然后测算单位成本,最后加起来一看,纷纷咒骂厂家暴利。可是,很多人忘记了芯片的价值,以及同样需要烧脑烧钱的软件生态系统。

  “成本6.23元”的镜片是如何动辄卖上千块的?这个问题,某种意义上是个伪命题。一则,眼镜不是普通商品,每个人视力的基本参数和面部结构,决定了眼镜不可能千人一面。二则,为什么眼镜店基本没有像便利店一样被线上购物所蚕食,说到底,还是因为行业专业属性所致。

  当然,要让眼镜价格降低下来,缩短产业链条固然关键,最要紧的,还是整肃市场环境,让技术不规范、质量太低劣的店铺早日出局。教育等部门不妨联合专业技术协会,为义务教育阶段青少年配镜提供基本技术服务。如果5G等黑科技能解决线上验光等世纪性难题,上千块钱一副眼镜的局面肯定是能打破的。

  ◎邓海建 电视制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