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套房有3套被“后浪们”买走
一项调查显示:逾六成90后买房需父母资助

  信息时报讯 (记者 罗莎琳) 2020年,第一批90后正式迈入而立之年,时代也赋予了他们新的代号——“后浪”。90后在房产交易市场中有怎样的表现?是否有能力支付高额的购房成本?他们对居住的要求和上一辈相比,又有什么新特征呢?贝壳研究院基于重点一二线20个城近40万个90后购房客户样本显示,2019年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90后购房比例平均为22.5%,而在重点二线城市中这一比例已达到33.3%。

  90后买房对杠杆依赖度较高

  刚毕业工作的时候,张晓说完全没有想过要买房这件事,租个房子在番禺广场附近花不了多少钱,剩下的工资拿来买化妆品买包,到处吃吃喝喝,这样的日子挺好,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去其他地方发展呢?

  不过,原来和她合租的两个室友纷纷在公司附近买了房。这时张晓也开始心动了,湖南老家的父母也支持女儿买房。今年年初,张晓的父母从湖南来广州,看了几个天河、海珠、番禺的楼盘。因为张晓上班的地点在岗顶附近,而天河的房价超出他们的预算,最后决定把目光投向二手房。

  张晓选中了客村地铁站附近的一套90平方米的两房单位,总价360万元。父母帮她把5成首付全交了,说就当以后的嫁妆钱了。张晓需要月供3400元,虽然接近工资的三分之一,但是张晓告诉记者,买了房以后,没有以前那么浮躁了,工作也更加踏实了。等爸妈老了,希望可以接他们来一起住。

  对比70后、80后购房人群,90后买房更依赖于父母,想要实现独立购房并非易事。贝壳研究院调研发现,90后购房群体中61.1%依靠于父母提供资金支持(包括完全由父母购买及部分靠父母资助),比80后群体高出5.4个百分点。

  加上90后购买力有限,也体现在对杠杆的依赖度较高。2019年重点城市90后购房群体中全款买房的比例仅为9.5%,比80后购房群体低4.6个百分点。约95%受访者表示可接受的月贷款额占月总收入的比重在50%以下,如果以50%作为判断是否成为房奴的界限(安全线),绝大多数90后受访者表示不愿当房奴。按照这个逻辑,以北京、上海及深圳为代表的一线城市,要求90后家庭年收入范围在34.4万~86.7万之间,以杭州、成都及长沙等为代表的重点二线城市,家庭年收入范围在7.4万~45.7万之间。

  张晓告诉记者,自己身边买了房的朋友几乎都是父母给了首期,自己供房。无独有偶,刘阿姨也刚刚给儿子买了一套亚运城的房。“我可以付全款,但是年轻人也应该有自己的承担和压力,不能太轻松,”她表示,现在90后买房没有父母帮助很难凑到首期,但是又不能无压力地生活,否则钱都乱花了。

  一线城市中广州购房压力最小

  与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相比,90后在二线城市购房成交比例更高。受制于高房价及限购政策的影响,90后刚需群体在一线城市买房置业的难度较大,而重点二线城市凭借相对较低的购房成本、人才引进及落户等福利政策,为90后群体购房提供了较低的购房门槛和便利条件。

  2019年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90后购房比例平均为22.5%,而在重点二线城市中这一比例已达到33.3%。具体来看,一线城市中,居住负担相对较低的广州90后购房占比为30.6%,相较北京高出13.6个百分点。二线城市中,合肥、西安、成都、郑州等城市购房群体中90后占比最高,其中合肥90后购房占比达到42.3%,是北京的两倍多,这些城市房价基本在2万元/平方米以下,且人才优惠力度大,对本地及外地年轻客群均具有较大吸引力。

  逾三成广州90后购买三居室

  两居室成为主力交易户型,一线城市一居室占比更高。根据贝壳研究院调查统计显示,与70后、80后购房群体相比,90后买房人群更热衷于买两居室户型,占比达51.6%。受制于购房成本的影响,一线城市90后购买一居室的比例为19.8%,较重点二线城市高出5.4个百分点。

  整体来看,小户型更受90后购房群体关注,一方面,相对于三居及以上户型,小户型房屋总价相对较低,而90后多为刚需,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更容易接受;另一方面,90后多处于刚结婚或准备结婚状态,基本上是两口之家,两居基本可以满足居住需求。不同城市90后购房居室结构存在差异,和各个城市居住负担、房源供给结构等均有关联。一线城市中,北京、上海和广州90后购买两居及以下小户型的比例较高,而广州90后购买一居室的比例仅占11%,购买三居室的比例达到31.7%,主要原因之一是广州一居室小户型供应不足,且相对较低的居住负担使得90后有实力购买稍大一些的房子。

  90后群体购房多为首套刚需,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根据贝壳研究院调查,整体来看,90后购房消费群体会更加青睐配套完善尤其是交通设施完善的近郊小区。

  对比80后,90后更关注社区的卫生环境和安全性。小区品质是影响90后购房的最重要因素,包括社区是否有良好的生活环境、完善的配套设施等。调研中发现小区的绿化面积不足和卫生环境差是90后群体对当前社区最为不满的因子。此外,社区人文素质水平同样受90后群体的关注,“居民素质参差不齐”、“遛狗主人不清理宠物粪便”是90后群体普遍反映的居住痛点。“千金买房、万金买邻”,邻里关系决定居住品质的高低,社区运营应当朝着营造良好邻里氛围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