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菊展,他是幕后“大管家”
既要考虑主题,又要负责订花、订制素材,还要年年有新意
  羊城菊展策展人毛伟才。
  信息时报记者
  郭展鹏 摄

  人物:毛伟才,广州文化公园园建部副部长、风景园林高级工程师

  近日,广州市文化公园内游客川流不息,他们都是来欣赏第60届羊城菊会的。看见在菊花景组前流连拍照的市民,毛伟才甚感欣慰,也很有成就感。作为文化公园园建部副部长、风景园林高级工程师,菊展的成功说明他付出的心血没有白费。

  与羊城菊展“结缘”

  与菊展结缘,出乎毛伟才的意料。2006年,毛伟才进入广州文化公园设计组。那是他第一次接触菊展,颇觉新奇。虽说毕业于园林设计专业,但当时毛伟才对菊展并没有概念。他与菊展结缘的第一个任务是负责青少年菊花竞赛。由于是新人,而且整个活动由他负责,怯场在所难免。战战兢兢中,他顺利完成了第一个菊展任务。

  进入文化公园的第二年,毛伟才开始独立为羊城菊展设计景组。看似简单的菊花景组,设计起来却充满挑战。毛伟才挑灯夜战,终于设计出一个自己满意的版本,“当时觉得自己要表达的都清晰表达出来了。”可是,当他将设计版本给领导和有经验的老师傅过目后,却听到了不少意见,这犹如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冷静过后,毛伟才发现领导和老师傅的意见确实中肯。他前前后后将设计方案修改七八次,最终,这个以西关地区童年游戏为主题的设计方案得以通过,并在当年获得奖项。

  与老师傅“较量”

  设计、布置菊展总要和有经验的老师傅打交道。老师傅说话声音洪亮,习惯直接说出自己的意见,初出茅庐的毛伟才与他们交流意见时有点怯场。多次接触后,他发现老师傅对事不对人,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并在严格的训练中快速成长。

  毛伟才看着文质彬彬,但也有“固执”的一面。有一次,在一个设计方案中,他坚持用玻璃打造凉亭,老师傅出于安全考虑,认为这种设计方案不可取。毛伟才提出,凉亭的位置处于角落,带有封闭性,不会发生意外。最终,毛伟才赢了一回,老师傅看到效果后,对他的坚持也表示了认可。

  与菊展作“挑战”

  毛伟才设计的菊花景组多次获得奖项,得到行业内的一致认可。2011年,他调入文化公园园建部,负责统筹整个菊展。“以前仅仅是负责设计方案,现在要订花、订制素材,考虑整个菊展的布局,等等。”毛伟才笑称自己成了菊展的“大管家”。

  岗位发生变化,他从熟悉的领域来到陌生的地方,思考的问题也随之变化。“万一订的花长虫怎么办?展示期间出现问题如何处理?”毛伟才不断思考可能遇到的问题,也在不断想出各种解决方法。

  新岗位对他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菊展如何推陈出新。“菊展年年都有,如何做到每年不一样,有亮点呢?”为此,每年3月,他就开始思索年底的菊展主题。他通过网络搜索各地菊展的资料,查看时政新闻,了解世界新鲜事,获取灵感。

  有一年菊展,他灵机一动,想到设计动物景组吸引小朋友。单单是动物造型,恐怕吸引力有所欠缺,他想到的是可以活动的动物造型,而且还能发出音乐。例如,蝴蝶的翅膀可以挥动,熊猫可以招手……他对这一构想满怀期待。然而,开幕前一天却发生了意外。

  他巡查时发现,有一个动物造型可以发出声音,却不会活动,而且还能闻到焦味。想到菊展第二天就要开幕,毛伟才心急如焚,马上联系制作单位,要求他们前来检查。检查后发现,由于动物造型插有菊花,浇水时水渗到动物造型内部的电容,导致电容烧了。经过连夜抢修,这个动物造型终于恢复正常,此时已经接近凌晨。开幕当天,看到小朋友在这个动物造型前流连忘返,毛伟才觉得付出的心血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如今,毛伟才已经策划菊展多年,对菊展已是得心应手,对菊展的认识也更加深入。他认为,对比全国的菊展,广州菊展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他期望菊展能得到各界的支持,让越来越多的市民认识到菊展背后的文化,为菊展注入新的活力。

  信息时报记者 郭展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