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篮世界杯大热倒灶事出有因
一切仅仅是看上去很美
  中国男篮仅靠一个易建联远远不够。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陆明杰

  作为教练,李楠只能算是“菜鸟”级别。

  在家门口举办的男篮世界杯,结果中国男篮一败涂地。不仅小组赛未能出线,而且连直通东京奥运的门票也拱手相让给了伊朗。要参加东京奥运会,中国男篮只有打奥运会落选赛了,但奥运会落选赛强手林立,中国男篮从落选赛中成功杀出一条血路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值得一提的是,2024年奥运会男篮参赛资格将在2023年世界杯中产生,届时澳洲将与亚洲合并成亚太区,成绩最好的两支球队会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这也就意味着,尽管多了一个名额,但中国男篮在抢夺奥运入场券的时候将面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两支更为强大的对手。换而言之,中国男篮很有可能连续错过2020和2024两届奥运会。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冯爱军

  高开低走

  伤病困扰抵消主场之利

  今年世界杯抽签结果出来之后,舆论一致认为中国男篮抽到了上上签。的确,中国男篮当时不可能抽到更好的分组了,一种奇怪的论调是,舆论普遍认为中国男篮小组出线已经不在话下了。

  没错,去年在雅加达奥运年会上,中国男篮所向披靡,亚洲一哥地位不可撼动。但这就可以忘了两年前的里约奥运,中国男篮是如何铩羽而归的?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男篮小组赛对手里并没有亚洲球队。中国男篮能否出线,本就不应该以对阵亚洲球队时的表现来判定;而是应该看中国男篮与欧洲、美洲和非洲球队比赛时的表现。里约奥运会上中国男篮输得找不着北,备战世界杯期间、特别是打NBA夏季联赛时也不见得有突飞猛进的表现,为什么大家就这么看好中国男篮呢?

  因为主场之利。是的,中国男篮的比赛条件是其它球队所不能比的。有这样一组数据,这次为12名国家队队员保驾护航的团队人数多达21人,除了主帅李楠和领队匡鲁彬,中国男篮有4名助理教练、3名体能和康复训练师、3名队医、3名录像分析师、2名翻译,新闻官、球队管理、装备管理、科研人员各设1人。

  没错,中国篮协已经为中国男篮创造了尽善尽美的比赛环境;但不能掩盖的是,中国男篮的参赛阵容并不完美。中国男篮最好的两位锋线球员丁彦雨航和周鹏先后因伤退出,本来就不强的锋线实实在在地成为了软肋。不仅如此,连原本小前锋的第3人选翟晓川在世界杯期间也是带伤上阵。同样带伤上阵的还有易建联,他联赛期间的严重崴脚,整个夏训期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康复治疗。

  虽然翟晓川和易建联在世界杯期间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影响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伤了4名主力,然后主帅李楠还是一名成长中的少帅,主场之利真的可以抵消这些不利因素了。

  姚明揽责

  中国篮球“病”得不轻

  李楠该不该骂?周琦该不该骂?打成这样,能不骂吗?而且该骂的不仅是这两人。

  5场比赛结束,中国男篮的罚球命中率只有64.8%,排在所有32支球队的倒数第二位;三分球命中率只有26.2%,排名第29位。9月4日上午,中国男篮在五棵松备战小组赛最后一个对手委内瑞拉队。训练结束前,李楠曾将12名队员分成两队,进行20分的罚球练习,两队的罚球都能保持在16到18分。但临近练习结束,受到外界的干扰后,中国男篮最后几个罚球往往也因此罚丢。

  都打到国家队层面了,连罚球这样的基本功都没有解决好,实在是让人绝望。但话说回来,基本功应该是在青少年阶段就解决的问题,但到了国家队都还没有解决,那是否就明白着中国男篮的问题是出在根基不稳呢?

  布伦丹·温特斯是美国篮坛的名门之后,他爸爸是布莱恩·温特斯,老温特斯进过两次全明星,如今32号球衣被雄鹿退役了。乔丹曾赞誉老温特斯是史上最好的纯射手,认为他的投篮姿势当世最美。小温特斯大学时在戴维森打球,是库里的学长;自己在美国、法国、德国、匈牙利和希腊也打过篮球,现在搞篮球青训。

  2016年,小温特斯被请到杭州和上海搞了三周的篮球训练营,回去写了篇英文博客,聊中国青少年篮球。所谓旁观者清,他眼中的中国篮球是怎样的呢?

  他赞美中国篮球是:大家都很爱篮球,打球超级拼命。真好。他认为不那么好的部分是:中国篮球缺少基层的可靠教练,缺少室内球馆和力量训练。结果就是对抗、投篮和传球这些基本功都有问题。他认为比较糟糕的部分是:因为基本功有问题,所以虽然打得很努力,但篮球智商普遍不高,场上节奏感差,不聪明,运球太多;中国球员许多似乎过于在意打个漂亮球,不认真磨炼对抗和基本功;街头篮球则打得极为粗野,犯规很随意。

  无缘16强后,姚明总结说:“这次比赛对于我们,应该说睁眼看世界,世界水平与我们是越来越大了。我们必须要坚定、努力地把篮球体系梳理好,包括从职业联赛、教练员培训,到青少年、体教结合等等,抱着坚定的决心走下去,任何事都不能半途而废。”

  灵魂拷问

  你会为中国篮球“充值”吗?

  中国男篮惨败之后,许多人都尝试回答该如何拯救中国男篮。记者有一位朋友叫李立,曾经是宏远队的翻译,他目前从事IT行业,但是对篮球还是痴心不改。他用“厂内怪胎李师傅”的名号在微信平台上写作,中国男篮输给委内瑞拉的那个晚上,他写了一篇“如果痴痴的等某日终于可等到?”的文章,里边的观点颇有意思。

  李立在文中写到,每个国家的人口的竞技体育水平大致都符合正太分布,而职业竞技体育运动员,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竞技体育水平最高的人口,我们可以称之为在正太分布的“优异区”,即正太分布最右端的部分。

  而稍微学过点统计学的人就会知道,提高总量来提高优异数是个低效率的笨办法,是用战略上的勤奋补全能力的不足,祈求在大样本量中“找”出几个天生就比较好的苗子,然后再祈求好的苗子它能够自然地生根发芽,这无疑是种行为艺术。

  从数学的逻辑来讲,提升优异数最佳的手段是提高均值。放在篮球运动上,直白点说就是提升全国篮球人口的平均水平。这样既高效也不冒险,不过有一点困难,就是要这里面所有的人都进步一点点,没错,是所有的人。这听起来很像一句口号,但事实的确如此。

  的确,现在我们篮球人口的“基数”是增加了,但篮球人口的真实篮球竞技水平呢?李立指出,在一次大样本的问卷访问调查中,参加篮球培训班的家长,默许自己孩子未来有可能从事职业体育的比例是0.5%。而与收费性篮球场消费相关性最高的商品品类是酒精,这些数据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篮球人口在竞技层面的“不专业”。现在中国篮球的困境是真正愿意为推进中国篮球竞技水平而“充值”的篮球人口不足。

  如果大多数人都对竞技体育持只评论不践行的态度,打开电视满心期望,关上电视后事不关己。那么,中国篮球在竞技层面依旧没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