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发布大数据:
利用人工智能批改作业妈妈用户是“主力军”

  信息时报讯(记者 张柳静)昨日,大拿科技在线上发布了2019年度《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显示,家长是“爱作业”APP的主力用户,占比96%。

  4%教师利用人工智能改作业

  在线上发布会上,大拿科技创始人罗欢介绍,“爱作业”APP是由大拿科技开发,于2017年9月2日上线,目前用户已超过1600万人,日活越用户超过110万,后台单天接受的作业图,最高超过800万张。目前人工智能已累计批改超过300亿道题目。“爱作业”APP主要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免费帮助小学一至六年级学生家长和老师批改数学题。用户可通过APP拍摄作业本,1秒后,人工智能即可检测出错误,准确率逾99%。

  记者了解到,该《报告》是大拿科技第二次发布的报告。《报告》显示,目前“爱作业”的用户中,老师占比仅为4%。在过去一年,每天23点至次日2点使用其批改功能的教师人数占当天教师总人数的比例,排位前10的城市中,广东的城市占据了4席,分别是深圳2.17%、东莞1.60%、中山1.59%、广州1.22%。

  老师要备课、批改作业、搞科研、和家长打交道(尤其是班主任),此外,还要完成各级各类的督导验收检查、参与临时交办的非教学类任务、完成各类网上学习、参与各级各类会议培训等,都需花费大量的时间。因此,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初教系主任王健认为,应该推进技术手段应用,把教师从批改作业的繁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立德树人,开展个别化的教育。

  妈妈是批改作业“主力军”

  根据“爱作业”统计,2019年的家长用户中,妈妈仍是批改作业的主力军,占比逾70%。2018年,这一比例为62.46%。“我们呼吁,爸爸们要更多地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来。”罗欢表示,相比去年,今年某些城市中,爸爸们参与批改数学作业也有明显增加,“以上海为例,2018年‘爱作业’的上海母亲用户比例是62.71%,2019年的比例是56.67%,降幅达6.04个百分点。”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表示,妈妈依旧是批改作业的主力军,这并不奇怪,这或许和我们的传统观念有关,但这种现象肯定会逐步改变,“孩子的教育离不开父母,尤其是爸爸的参与。因为父亲在孩子的身体发育、智力发展、人格塑造、性别角色等方面都起着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