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视角

  围绕“紧急法”的话题近日在香港迅速热起来,折射出香港局势已经难以用通常治理手段加以控制的严峻现实,对“紧急法”可能发挥的作用出现了急迫需求。

  ——环球时报:《香港社会热议“紧急法”,这是积极的》

  

  相对于过去的明星梦,“网红梦”的门槛更低一些,看起来更好实现一些。针对短视频这个行业,大家都想跑到头部位置去,目前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

  这些年来,不少创作者的行为,都已经突破了常规,甚至逾越了法律底线,对公共生活造成了极大影响。如果说短视频处于“风口期”的话,那么其对于公共生活、公共秩序和公共伦理的干扰同样处于“风口期”。

  ——中国青年报:《浮夸谣言击碎了自媒体的网红梦》

  

  很少有人会当着病人面谈论遗体捐献,哪怕大家都知道病人将不久于世,在我们的社会文化里,这是一个禁忌和避讳的话题。因此,很多人生前没表示过不同意捐献,是因为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件事,而当他们死亡,其很可能不希望遗体捐献的意愿就被排除了,这无疑是对其权利的忽视。只要自然人在生前没有表示不同意捐献遗体,其近亲属就可以对其遗体任意处置,这样规定不免会架空自然人处置自己遗体的权利。

  ——检察日报:《鼓励遗体捐献不能操之过急,以免架空“逝者权利”》

  ◎木木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