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视角

  我国抑郁症患者的整体治疗率还很低,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并未寻求专业帮助,可能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患病,也可能是害怕周围人的眼光而打算“自己解决”,甚至有可能在一些错误信息的引导下求助了不合资质的机构。虽然他们没有被纳入确诊抑郁症的统计口径,但其生活质量和劳动能力的下降却是真实存在的。因此,提高公众对抑郁症的认知依然任重而道远。

  ——中国青年报:《更多年轻人得抑郁症?这不是“丢脸”的事》

  

  哪怕与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无关,只是地方搞的一套管理体系,这里面存在的管理问题也是非常复杂的,谁都有权力往里装,谁都能拿信用说事,那么谁来监管谁来约束往里装的权力呢?谁来保证你的评价体系一定科学一定合理合法呢?

  ——钱江晚报:《信用黑名单,不能啥都往里装》

  

  上个月,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约霍就披露说,美国正在推动取消中国在WTO中发展中国家地位的工作。约霍称中国已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建造了5艘航空母舰”,通过“一带一路”全球投资,而且还有太空计划……按照约霍的逻辑,如果有人过年包了顿饺子,那就是地主无疑。这个逻辑如果应用在WTO中,那么必将导致世界贸易规则的变化。

  中国是否发展中国家,究竟谁说了算,14亿中国人民心里最有谱:“中国有近14亿人口,不管用什么指标测算,几乎都面临同样一个问题,即‘总量比较大、人均比较小’。比如,中国经济总量已近14万亿美元,但是人均GDP不到一万美元,不仅没有达到全球人均水平,更是不及美国的六分之一……”

  ——光明网:《中国是否发展中国家,究竟谁说了算》

  ◎木木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