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薄玉雕话“广片”

  白话广州

  广州玉雕艺术自古都好把炮,呢个就大家都知嘎啦。之但系,把炮到咩程度呢?早前,“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喺广州轻工技师学院开班,省工艺美术大师余其泽就展示咗一件精品:一片用玉雕成嘅荷叶,薄如蝉翼,落水能浮,叶片上仲企住一只蜻蜓添!夏日炎炎,睇落好养眼啊!

  呢种工艺名叫“广片”,传承已达百年之久。顾名思义,广片系源自玉雕重镇广州,工匠将翡翠打磨到大约1毫米嘅厚度,使佢呈现通透嘅效果。

  广片嘅诞生,有人话系来自“提质”。因为翡翠重“水头”(水汪汪嘅感觉)讲究“浓阳正匀”(绿色要正)。但呢啲要求,边有咁容易达到啊?于是,古时匠人就将翡翠打薄,提高透光率,以此来改善佢嘅品相。

  后未,人们又发现,广片薄可透光,娇妍可爱,所以经常用来制作花瓣、叶片之类嘅造型,供后妃命妇插戴,于是渐成贡品。比如而家故宫就藏有一支花簪,以翡翠为叶,薄片之上再雕叶脉,栩栩如生,系广片工艺嘅佳作。

  广片工艺虽然传承百年,但依然好难做。因为要靠人手打磨,耗时耗工,仲好容易磨烂,就算系玉雕大师余其泽,打磨一片荷叶都使咗几个月嘅工夫,一啲捷径都无得走。亦因此,更显出岭南玉雕工艺嘅精致同匠心啦。

  ◎梁倩薇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