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视角

  我们现在还不确知,是怎样的校园“霸凌”行为,让这位父亲愤怒到失去人性。我们的确要反思校园“霸凌”,不仅是教育问题,也是复杂的社会问题,对当事者会带来长久伤害。然而,即便如此,要用到这种极端的方式,去为子女讨要“公道”,依然令人不寒而栗。

  任何一个杀人案,都有复杂的前因,甚至有这样那样令人叹惜的理由。然而,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就同情杀人行为,这突破了价值观底线,混淆了基本是非。生活中总有火冒三丈的事让人怒不可遏。但是,因为怒不可遏就愤而杀人,没有一种道德、良知和法律支持这种行为。

  ——长江日报:《为“杀童”叫好丧失了基本是非》

  

  宾馆酒店不主动提供一次性日用品,会让很多人不习惯,但改变这个习惯,会带来超乎想象的收益。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有酒店44万家,接待旅客48亿人次,其中,70%以上的香皂在仅使用过一次之后就会被丢弃。按重量计算,每家酒店每天约有5斤一次性香皂被丢弃,全国一年丢弃的香皂就超过40万吨,按照每吨香皂两万元钱来算,就是80亿的花销。这是直接成本,还有垃圾处理成本。仅仅香皂就如此,所有一次性日用品又会怎样?

  ——北京青年报:《慢慢习惯没有一次性用品的生活》

  

  首付比例因为人才“学历高”变成了高下有别,这种做法使普通劳动者产生一种不公平感。长此以往,可能会让普通劳动者找不到归属感……另一方面,这种做法也是对市场经济秩序的干扰。“博士买房,首付按最低比例执行”做法实质上是根据学历将公民分为三六九等,在市场上享受不同的政策和服务。此举无疑违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

  ——齐鲁晚报:《谨防“抢人大战”破坏市场公平》

  ◎木木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