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臣》《假面舞会》交替唱响,“双歌剧周”怎么看?
  《弄臣》塑造了里戈莱托、公爵和吉尔达三个不同的音乐形象。
  《假面舞会》里有大量经典的咏叹调,主角内心的纠结与矛盾也是看点。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黄文浩) 广州首个“双歌剧周”来了。5月8日~12日,“歌剧之王”威尔第两部歌剧名篇即将在广州大剧院轮番登场。打头阵的是歌剧《弄臣》,将于周三、周五、周日演出三场;周四、周六晚则演出《假面舞会》,均是由来自意大利的两座著名歌剧院制作。昨日,两部歌剧的主创人员出席媒体见面会,分享对作品的理解。

  《弄臣》的指挥朱塞佩·阿夸维瓦介绍,该剧具有强烈的戏剧性,同时也反映那个年代意大利的社会问题,如对女性的暴力等。无论是音乐性还是社会性,都是意大利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假面舞会》指挥阿尔多·西西罗则介绍,这部歌剧在年代背景上看似特殊,但是讲的是每个年代都共通的主题,包括权力、爱情、自由等。

  “双歌剧”怎么演?两部歌剧布景道具各占一边

  意大利歌剧四百余年的历史,威尔第的作品正是其中精粹。威尔第一生共创作了26部歌剧,至今长演不衰,《弄臣》《假面舞会》均是其中代表。

  三幕歌剧《弄臣》,1851年首演于意大利威尼斯凤凰歌剧院,是威尔第创作的第16部6歌剧,与《茶花女》《游吟诗人》并称为威尔第中期的三大杰作,也是他自认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假面舞会》是威尔第创作成熟时期的一部作品,1859年首演于罗马阿波罗剧院,其强烈的戏剧冲突,高超的艺术手法,华丽的演唱技巧,成为威尔第歌剧名篇。

  这两部作品至今都是全球各大歌剧院的保留剧目,各种新版演绎层出不穷。

  这次“双歌剧周”演出,由意大利热那亚卡洛·费利切歌剧院演绎《弄臣》,意大利威尼斯凤凰歌剧院演出《假面舞会》,“原汁原味”是一大特色。而两部名篇采取交替登场的形式,在此前广州的歌剧演出中也是没有过的。

  据记者在后台所见,两部歌剧的布景道具分别占据后台一边的位置,大型布景运到广州后经过拼装完成,下面都带有滚轮,方便换景。而演员所需服装则根据当天演出的剧目摆放出来,除了来自国外的歌唱家、合唱团成员外,本次演出还在本地艺术院校请来30多名舞蹈群演。

  “双歌剧”怎么赏?除了名唱段,还看内心戏

  歌剧的剧情经常充满各种强烈的爱恨表达,直抵人心深处。今晚首演的《弄臣》,台本根据雨果的讽刺戏剧改编,讲述一段充满人性分裂的复仇传奇,创造了性格优柔寡断、内心感情变化多端的里戈莱托,风流浮华、多情善变的公爵和纯真深情、富于诗意幻想的吉尔达三个不同的音乐形象。因为《女人善变》的耳熟能详,这部歌剧对观众来说熟悉度更高,还卖到加开周日一场,可见受欢迎程度。

  《女人善变》出自第三幕,是曼托瓦公爵的咏叹调。在媒体采访中,饰演公爵的男高音歌唱家伊万·玛格利表示,这首歌虽然是最有名的唱段,但其实并不是最难的,在这之前公爵还有更难的唱段。而演绎角色的内心,尤其他对待女性的态度,对演员来说也是挑战。

  “弄臣”里戈莱托,被认为是歌剧史上最伟大的男中音角色之一,也被形容是威尔第歌剧里最难的角色。饰演弄臣的伊利亚·法比安表示,这个角色的确难度很大,从音乐上来讲,唱段众多,有各种咏叹调和对唱;同时这个角色也有很大的情感变化。他提醒观众留意角色性格的“双面性”,他在公爵身边和在女儿面前如同两个人,从表演上也是有难度的。

  明晚首演的《假面舞会》,取材于18世纪末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被暗杀的真实事件。受当时社会环境所限,威尔第做了大量改编。故事背景由瑞典转移到美国波士顿,着力刻画了阿梅丽亚与伯爵里卡多、雷纳托之间的爱恨纠葛。这部剧也有大量经典的咏叹调,如伯爵里卡多抒发浓情蜜意的《我又能再次看到她》,纠结于爱情与责任的《我将永远失去你》等。

  饰演里卡多的男高音阿奇雷斯·马查多表示,除了名唱段,主角的内心有很多纠结与矛盾,也是看点。他介绍,“里卡多把很多感情藏在心里,但都表达在自己所唱的音乐中”,这是威尔第歌剧的人物相比普契尼歌剧中的人物而言的一个不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