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车被共享汽车刮蹭 自己垫付的维修款却无人赔付?
业内人士:可直接向对方投保的保险公司索赔

  □信息时报记者 李晶晶

  

  “去年自己垫付的维修款现在还没赔付,保险公司又说案子已注销,这究竟是搞什么?”近日,家住广州的吴先生对记者表示,不久前,自己打电话去对方投保的太平财险询问去年一单案子的理赔情况,没想到这单案子已被保险公司注销了。但截至目前,他依然没有收到保险公司的理赔款,这让他十分无奈:“事发当时,明明是共享汽车司机不小心刮蹭到我的车,为什么现在变成是我来承担所有的事故责任了呢?”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这是由于共享汽车用户没有履行垫付维修费用责任,双方没有做好事后沟通所致。目前,涉事的GoFun共享汽车平台已表示,将代替用户赔付维修费800元,而保险公司方面也表示将重启理赔流程。业内专家指出,消费者在遇到此类情况时,应积极与对方司机沟通及协商,确保对方履行垫付维修款的责任,同时保留好定损单据和维修发票,以备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时所用。

  市民:被共享汽车刮碰后迟迟未获得保险理赔

  据吴先生介绍,2018年7月,他的爱车在公司停车场被一辆GoFun共享汽车刮蹭。随后,该辆共享汽车司机陈先生拨打了该共享汽车平台投保的太平财险客服热线报案。经过一轮查勘定损,查勘员确定为共享汽车负全责,理应承担吴先生的维修费用损失。但是,直至吴先生修车完毕,也没有收到对方的维修费用赔偿。

  “对方司机没有赔偿我的维修费用,也没有提出过要承担相关责任。待车修好了,我是直接转账给维修店那个工作人员的,对方说这是因为理赔款要经过GoFun授权,没有这么快审批下来,让我自己先垫付这笔维修费用,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好几个月。”吴先生无奈地表示。

  据吴先生回忆,一直以来,他都是与修车厂南菱广州大吉的工作人员黄先生联系的。自2018年7月以来,他已好几次敦促黄先生去跟进理赔款的事宜,不过最后都是无疾而终。直至2018年12月初,当吴先生再次询问保单理赔进度时,发现自己竟被黄先生“拉黑”了,原来该名人员已离职。新接手的人员对吴先生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情况,让吴先生自行询问保险公司。后来保险公司核查告知,该案已在2018年9月初结案。

  “为什么当时没有告诉我已结案呢?且当时还说帮我跟进处理呢。”当吴先生再次打电话去保险公司询问时,对方就明确表示,该案子已由Gofun公司销案,理由是双方已经私下解决。

  这让吴先生十分气愤:“我都还没有收到理赔款,这个案子就这么结案了!而且维修店的工作人员也没通知我,共享汽车那边也没有人联系我,保险公司更是一句话也没有提。我本来是一个受害者,怎么现在变成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全部责任了呢?!”

  回应:理赔款项应该由共享汽车司机先行垫付

  对于这一案例,GoFun平台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这个案子主要是用户没有通过流程及时上报给平台,导致平台对于此事并不知情。他们平台的车辆都是从租赁公司处租来的,保险也是该租赁公司买的,为此他们并不拥有车辆的所有权,出险的话理赔款不会直接给到他们平台,“因实际承租人是用户,保险也是点对点赔付给用户。”

  太平财险广东分公司相关责任人也回复表示,经过现场查勘-确定损失-单证收集3个流程以后,理赔款一般会直接赔付到被保险人的账号。经过查询核实,确定相关机动车辆保险的被保险人为GoFun共享汽车公司。

  记者查阅“GoFun”用户条款了解到,上面的确有载明:“您需要垫付事故造成的第三方车辆维修费用、医疗费用、物损费用等,并且保留所有材料,如事故认定书、维修发票、治疗费用、物损费用发票等,包含但不仅限于上述资料。同时配合提供其他保险公司要求用于保险理赔的材料。”即共享汽车使用人陈先生的确有垫付维修费的义务,而共享汽车平台对于用户垫付车费也应该尽监督提醒义务。

  广州红棉律师事务所陈壮陆律师对记者表示,承租司机是车辆的使用人,是事故直接责任人,而共享汽车平台是车辆所有人,事故发生后在共享汽车司机全责但没有垫付费用的情况下,平台有义务先行垫付,然后再向保险公司理赔。

  “即使车是从租赁公司处得到的,那么共享平台和租车公司也应该承担连带责任,因为承租人是通过共享平台获得车辆使用权的,租车公司也是通过共享平台把车租出去,即使共享平台不是车辆所有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与租车公司共同承担连带责任。”广州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周表示。

  此外,业内人士指出,修车厂的理赔人员也有一定责任。他们没有及时提醒当事人收集理赔材料,导致保险理赔事宜一再拖延。“由于修车厂的维修款已由吴先生垫付了,为此修车厂相关人员可能就没有主动跟进理赔进程。”南菱广州大吉维修厂回复记者表示,之前对接吴先生的理赔人员在去年10月已离职。

  建议:第三方可直接向对方投保的保险公司索赔

  某一大型公估公司负责人指出:“由于被保险人为GoFun共享汽车平台,那么吴先生的损失就理应由当时的承租用户,即陈先生来垫付相关维修费用,然后再由陈先生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实际上,陈先生可以直接向保险公司申请索赔,然后将理赔款直接划拨到吴先生的银行账号上。”

  太平财险相关业务人士也指出,按照交通事故处理程序,无责方车辆维修完毕后,提供维修发票等单据就可向责任方索赔,或责任双方在车辆维修前协商解决,或无责方向责任方的保险公司提出索赔申请。即一般来说,吴先生可与陈先生在维修前协商好赔偿责任,或者在车辆修好后再向陈先生追偿回相关费用。

  “若被保险人怠于赔偿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公司请求赔偿,保险公司向责任方(被保险人)核实确认被保险人未赔偿第三者后,可予以处理。”太平财险业务人士指出。

  有业内人士指出,若事故金额较大,第三者也可通过“代位追偿”机制,即先向自己投保的保险公司申请索赔,然后再让保险公司向对方投保的保险公司追讨费用。一般来说,“代位追偿”需要向自己投保的保险公司提供自己的行驶证、对方行驶证、事故认定书、维修发票、维修清单、对方公司定损单、车辆信息、对方驾驶人信息等资料,手续较为繁琐,若非金额较大则不太建议。

  “共享汽车公司也应该加强用户保险教育,让用户有这个意识去履行相关垫付责任,不然在无责任意识束缚的情况,这种情况也会屡禁不绝。”一位业内专家指出,自共享汽车平台推出以后,由于涉及到不同的驾驶人,这种刮蹭的小事故就层出不穷,上述的责任纠纷更是时有发生。真正提高用户的保险意识和行为教育,才是减少此类纠纷的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