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药”常断供呼唤药品精准调控

  民生观察

  最近,西南某市患有冠心病的刘叔叔有些着急,因为他的“救命药”硝酸甘油在药店里断货了。他跑了6家药店都没买到。终于,在第7家药店,他找到了,但价格吓了他一跳,“80元,比以前贵了十倍!”据报道,刘叔叔的情况并不是个例,目前,哈尔滨、南京、济南等多地药店已出现硝酸甘油缺货现象(《每日经济新闻》3月24日)。

  常用廉价药“降价死”和“救命药”短缺的现象,不是什么新闻,近年来屡有报道,如,促皮质素、鱼精蛋白等药品因为短缺断供,被黑市炒成天价;前年,白血病短缺药巯嘌呤片市场断供问题,引起国家高度重视,李克强总理作了专门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切实加大国产廉价药生产供应保障力度”。

  这些是药品流通市场失灵的共性现象,说明药品无法全部都由市场的供需来自主调节。因为药品不是普通的商品,有其特殊性,如,一些救命药由于受到价格的限制,利润低导致生产的萎缩,量跟不上去,变成短缺药品;一些救命药属于罕见病治疗药品,需求量低,成不了大众药品;还有一些救命药,受到专利或者技术限制,生产企业少,一定程度带有垄断性质。

  国家在放开药品市场定价,激活药品市场供应的同时,也应针对药品生产与流通的特殊性,建立必要的干预与调节机制,根据不同药品的情况,实施分类管理,在充分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同时,也发挥好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在药品生产、供应平稳和供求利益平衡方面实施更精准的调节。

  一方面,完善采购制度,有针对性对高价药“抑高”,与此还应注意“提低”,缩小常用药与可替代药品的价格差别,扩大同病种药品品种纳入医保的范畴,引导合理竞争;另一方面,建立必要的药品流通干预机制,如建立救命药、罕见药和垄断药品清单,实行生产补贴与收贮机制,由国家根据需求向药企下订单,对生产给予补贴,并实行国家定价,同时,防止稀缺类型的临床必需药品在可控渠道外销售,建立区别于普通药品市场供应的保障渠道。

  ◎木须虫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