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障过期药品回收的可持续性

  珠江瞭望

  3月13日,广药白云山家庭过期药品回收活动在广州启动。据悉,3月13日至3月31日期间,广药将在广州等全国200多个城市同步开展过期药线下回收换药。此外,今年上门回收重点城市扩展到27个,通过扫描药盒追溯码即可一键呼唤快递员上门回收。活动期内,所有的过期药品(针剂类与液体类除外)均可免费回收(《羊城晚报》3月14日)。

  关注过期药回收工作的人,对广药集团的过期药回收不会感到陌生。广药集团于2004年首创家庭过期药品回收项目以来,已从广州本地逐步扩展到全国多个城市,如今全国已有200多个城市同步开展过期药线下回收换药。

  多年的坚守,赢得了业内同行的尊重与跟进。包括阿里健康、医保全新大药房、同仁堂在内的多家国内医药行业的龙头企业,纷纷与广药集团展开过期药回收方面的合作,去年3月,在这些药企的合作之下,国内首个“全国家庭过期药品回收联盟”在北京成立,今年启动的广药集团过期药品回收活动,同样可见业内同行相互协作的影子。同行合作是对项目的一种肯定和一次看齐,可供学习的除了广药集团具体的做法,更有药品生产企业主要承担过期药回收的责任意识。

  过期药品回收难,对相关公益活动一直都是一个困扰。显然,广药集团推出的“一键呼唤快递员上门回收”,是鼓励市民积极参与相关活动的有益尝试,但是成本较高。笔者认为,与直接回收过期药相比,若能形成可供广泛推广的过期药回收模式,则对社会的贡献要大得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广药集团有必要在推广当中总结经验并不断完善,最终形成一个成熟的“广药模式”。

  具体来说,首先必须解决项目可持续这个问题。回收并销毁过期药品,需要付出较大的成本,假如仅凭企业自愿,项目就很难持续,若如此,就应该着重攻克成本来源这道难题。广药集团目前将这个项目定位为公益项目,但如何长期确保企业的公益投入,怎么提高其他企业参与的积极性,是否还应该开拓慈善捐助来源等,都是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最困难的不是为过期药品寻找回收途径,而是培育起足够的回收配合意识。假如民众的过期药回收意识普遍缺乏,即使企业的回收渠道再便捷,也回收不到足够多的过期药品。分类垃圾箱到处可见,真正认真分类的民众却很少。可见,若不注重培育回收意识,过期药品很容易走向“丢进垃圾箱”的老路。而药品当垃圾扔的后果,往往比较严重,有些药品不仅会污染土壤和水,还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回收谋利。因此,要形成过期药回收的“广药模式”,在培育公众回收意识方面就得多下功夫。

  ◎罗志华 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