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等有关负责人就“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答记者问
《强制执行法》争取年底向人大提交

  信息时报讯 (特派北京记者 蔡晓素 张玉琴 黄艳 何小敏) 昨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记者会,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偕林、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就“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回答记者提问。

  刘贵祥介绍,《强制执行法》已经被列入立法计划,争取在今年年底向全国人大提交。针对“老赖”问题,刘贵祥表示,这几年,已有1000多万人纳入失信名单,接下来要依法用足用活强制执行手段、纳入失信名单联合信用惩戒、运用“立、审、执”的衔接机制,立体打击教科书式“老赖”。

  关于完善强制执行的立法体系

  正起草《强制执行法》 探索制定个人破产制度

  “目前,在有些地区、有些方面执行难依然存在,甚至还比较突出。”刘贵祥介绍,执行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在信息化建设上,暂时无法做到“一网打尽”,在联合信用惩戒上,有很多联合信用惩戒部门没有进行这方面的网络化对接,以至于实施效果不理想。此外,法院内部依然存在选择性执行、消极执行、乱执行的现象,还存在作风不正甚至违法违纪的现象,严重影响司法公信力,影响人民群众对司法的信任和信心。“我们还有许多历史性的案件没有彻底消化干净,必须咬定‘切实解决执行难;这个目标不放松、不懈怠、不动摇,必须持续发力,必须持续真抓实干,迎难而上,久久为功。”

  刘贵祥表示,目前法院已经制定了5年的工作纲要,从执行体制改革、执行模式改革到整个信息化升级换代等方面做了一个全面的部署,有关方面正在着手制定从源头治理执行难的一些方案和意见。人民法院也将采取措施,进一步提高执行队伍的综合素养,改变目前执行队伍的综合素养不能完全适应执行需要的情况。此外,还要推进完善强制执行的立法体系,“目前,《强制执行法》已经被列入立法计划,争取在今年年底向全国人大提交。同时,还要完善和强制执行密切相关的企业破产制度,探索制定个人破产制度等。”

  关于失信者被执行人执行难

  1000多万人纳入失信名单 打击教科书式“老赖”

  针对“老赖”问题,刘贵祥表示,教科书式的这种老赖,社会上都是深恶痛绝的。要依法用足用活强制执行手段、纳入失信名单联合信用惩戒、运用“立、审、执”的衔接机制。

  刘贵祥介绍,通过打击拒执罪,判了1.3万人。对不履行法律义务、符合条件的,司法拘留了50.6万人,还有限制出境措施,这3年有3.4万人。“此外,还联合信用惩戒,纳入失信名单,从实行失信名单制度以来,纳入失信名单的有1000多万人”。

  刘贵祥表示,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措施,运用“立、审、执”的衔接机制,解决一些利用关联公司和股东关系隐匿转移财产、逃避执行的情况以及姊妹公司之间互相转移财产,股东花着企业法人的钱就像花自己的钱一样的情况。

  “怎么通过‘立、审、执’的有效衔接?解决这个问题,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公司法》第20条有个滥用法人人格,承担连带责任这种制度,要充分发挥这种功能作用,使他承担连带责任。另外,还要充分有效利用多种查控手段,比如说对企业的审计。总而言之,充分利用各种手段,查找他的财产线索,以达到有效的打击规避执行、逃避执行行为的效果。”刘贵祥说。

  关于民生案件执行问题

  涉农民工工资交通事故赔偿等实行“三优先”

  谈到涉民生案件的执行问题时,吴偕林表示,“涉民生案件的执行,一直是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重点,也是执行攻坚的一个难点。”吴偕林以福建法院为例介绍,法院对涉及农民工工资、交通事故赔偿等民生案件的执行开辟绿色通道,实行“三优先”——优先立案、优先执行、优先发放执行款。

  吴偕林介绍,2018年,福建省法院直接受理民生案件3.3万余件,执行到位金额达到12.67亿元,其中涉及农民工工资发放的案件达3.6亿元,惠及1.8万余人。

  吴偕林表示,下一步还要继续强化涉民生案件的执行,坚定守护好民生保障的法治防线,坚持兜牢基本的民生底线,让更多的真金白银落入人民群众的口袋,“让人民群众在执行工作当中有满满的获得感和暖暖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