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利不断推动民营医疗发展
多点执业将带来医疗质量提升
  医和你董事长、主任医师彭林。
  广州德润专科门诊部负责人易良平。
  广东威尔医院联合医生集团CEO林子洪。

  政策利好

  民营医院数量爆发式增长

  医疗纠纷、虚假宣传多发的核心原因,是国民对医疗资源的需求和医疗机构所提供的服务不匹配导致。广东省政协委员、医和你董事长、主任医师彭林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货不对板,是满足不了国家和群众需求的。”因此,在推动分级诊疗、医生多点执业和扩大医疗资源总量之外,鼓励社会办医也是应对“看病难”的重要抓手。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起,国务院和部委层面密集出台鼓励社会办医的各项政策,相继印发《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等政策;今年2月19日,国家发改委等18部门联合印发《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除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运营高水平全科诊所外,再次明确支持社会力量深入眼科、骨科、口腔等专科以及中医、康复、护理、体检等领域。

  政策红利为民营医疗机构发展带来春天,医疗机构许可审批难度降低,民营医疗机构出现爆发式增长。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8年,中国民营医院数量从9513家增长至19139家,增长一倍有余;在2015年,中国民营医院数量反超公立医院数量。大力支持社会办医的同时,推动分级诊疗和医生多点执业也带来医疗资源更优化的分配,高水平的医生队伍走向基层,为民营医疗机构带来医疗质量的提升。实打实的还有行政上的便利,彭林告诉记者,如今,民营医疗机构办理行政事务更加方便快捷;医保定点支付的一致性也得到加强,无疑增加了民营医疗机构的竞争力。

  广东威尔医院联合医生集团CEO林子洪医生告诉记者,在国家大力支持社会办医后,原先民营医疗机构的准入门槛、规模限制几乎被一举打破。“原本社会办医会受到床位限制、大型设备配额限制和办医前置审批困扰,在一系列相关政策‘破题’后,实打实的红利明确显现。”他表示,如今床位限制、大型设备配额限制均已取消,办医的前置审批也已改为后置审批,给民营医疗机构带来便捷。他认为,虽然现在政策在地方还大多处于探索阶段,但确实为行业带来利好。

  资本注入

  互联网+医疗

  解决患者痛点

  根据彭林的说法,民营医疗行业的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几乎没有存在感的阶段;第二阶段是随着国民经济水平的飞速提高,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医疗机构开始野蛮生长,但其手段和带来的医疗质量却极其低下,“这也反映了民营医疗市场的巨大和医疗服务的落后。”在2008年开始萌芽、2013年真正进入的“民营医疗机构发展元年”,则是开始了行业洗牌和整合——“莆田系”被严打、优质资本加入布局带动体系信息透明、基层医疗开始发挥作用、大量医生走向市场创业。

  如春雨医生、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等新型互联网+医疗产品如雨后春笋般上线,各大资本纷纷入局民营医疗,跻身互联网+医疗、大数据、人工智能风口。“互联网资本的注入为民营医疗行业在医疗服务上带来更直观的服务,以做产品的思维出发,用市场行为解决患者的需求和痛点。”广州德润专科门诊部负责人易良平表示。

  更加透明的环境随之带来的,是民营医疗机构就诊患者数量上升趋势明显,通过互联网寻医问诊的患者明显增加,民营医疗机构数量、其床位数及医疗资源占比上升。

  然而“莆田系”野蛮生长对民营医疗行业的影响至今仍在——出于信用问题,患者在选择就诊上更倾向公立医院。如何破局?互联网+医疗是其中一个突破口。

  随着5G通讯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医疗行业将迎来一片新的蓝海。林子洪认为,更低的网络延迟、更高的普及性,会给互联网+医疗在解决地区医疗资源发展不均衡问题上带来更大利好。“利用互联网解决患者复诊、开处方等问题,免去交通和时间成本,可以进一步解决看病难问题。”林子洪表示,同时,需要同步解决的还有与之匹配的医保、商业保险介入,服务产品改变所必须的监管,形成可复制可扩张的业态,而这正是资本的关注所在。

  彭林认为,如何更好利用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也成为民营医疗机构和公立医疗机构在未来发展格局中竞争的焦点。“哪一方能把握先机,哪一方就可更快更好地发展。”

  发展核心

  高水平医疗人才和团队

  为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科学配置和合理流动,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医疗卫生资源下沉,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各级政策印发,为医生集团规范化发展带来政策支撑,医生集团数量迎来爆发式增长。这为民营医疗行业带来发展核心——大批优秀的医生下海创业、合法合规到民营医疗机构进行多点执业,随之而来的是民营医疗行业诊疗水平的大幅上升和管理更加规范。

  目前民营医疗机构覆盖人群和病种和公立医院几乎已经没有差别,而优势在于服务质量——问诊时间更长、疾病预防更加擅长、不易出现乱开药现象。“随着医保政策的日益完善,民营医疗机构在医保定点上存在一定门槛,对行业存在一定冲击,同时也是一轮洗牌。”易良平表示,民营医疗机构申请医保定点需营业至少半年,并在资质、稳定就诊量等方面达到一定标准。但他同样认为,民营医疗机构更应该通过高水平的医疗治疗获取患者信任,医保定点不是所有民营机构机构必须;同时,高端的民营医院面向的消费群体消费水平较高,也不一定愿意申请医保定点。

  他认为,真正限制民营医疗行业发展的关键是人才。“好的医疗服务和质量需要高水平的医生,虽然多点执业让越来越多的医生走向非公医疗,但始终需要全职的医生才能够提供最好的服务。”易良平称,医生属于“传统行业”,资本市场难以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同时,社会缺乏对在民营医疗机构任全职的医生的普遍认同,这也是一个关键的难关。

  “公立医疗和非公医疗目前还存在明显的差距,其中一个决定性因素在于民营体系优质资源增长的速度。”彭林表示,优质资源,即优秀的医生人才。

  林子洪则认为,高水平的医生固然重要,同时也要着重打造团队基础,“做好医疗服务,有强大的团队是重点。”高水平人才随之带来是新型民营医院建设和规范化设计、运营等一系列新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