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绿水青山
  《国家宝藏》(青少年版)
  作者: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出品,
  吕逸涛、于蕾 主编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出 版 社: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卷以概括精练的手法、绚丽的色彩和工细的笔致表现出祖国山河的雄伟壮观,一向被视为宋代青绿山水中的巨制杰构。

  它不仅代表着青绿山水发展的历程,也是集北宋以来水墨山水之大成。时隔千年,颜色不败。

  北宋18岁少年传世画作

  《千里江山图》卷是北宋画家王希孟传世的唯一作品。纵长51.5厘米,横宽1191.5厘米。画面上峰峦起伏绵延,江河烟波浩渺,气象万千,壮丽恢宏。山间高崖飞瀑,曲径通幽,房舍屋宇点缀其间,绿柳红花,长松修竹,景色秀丽。山水间野渡渔村、水榭楼台、茅屋草舍、水磨长桥各依地势、环境而设,与山川湖泊相辉映。

  《千里江山图》卷在设色和用笔上继承了传统的“青绿法”,即以石青、石绿等矿物质为主要颜料,被称为“青绿山水”。王希孟在继承前法的基础上,表现出更趋细腻的画风,体现了北宋院画工整、严谨的时代风格:人物虽细小如豆,却动态鲜明;微波水纹均一笔笔画出,渔舟游船荡曳其间,使画面平添动感;在用色上,画家于单调的蓝绿色中求变化,虽然以青绿为主色调,但在施色时注重手法的变化,色彩或浑厚,或轻盈,间以赭色为衬,使画面层次分明,色如宝石,光彩夺目。

  元代著名书法家溥光对此卷推崇备至,在卷后题跋中赞道:“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

  宋徽宗诲谕

  大约政和三年(1113),宋徽宗的“亲传弟子”王希孟终于完成了一幅让这位书画双绝的皇帝满意的作品——《千里江山图》卷。这幅长卷让起源于隋唐的青绿山水重回宋人视野,并将这一绘画形式推向顶峰。

  宋徽宗宠臣蔡京是这幅画的第一位主人,他的题跋讲述了画者生平: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对于宋徽宗来说,人生最得意的事,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宫廷画院院长”。承宋徽宗在艺术修养上的前瞻性以及蔡京“崇宁兴学”的倡导,画学于1104年创办,专门培养绘画人才,以提高未来翰林图画院画家的综合素养。

  作为第一批画学生徒结业后,王希孟在文书库工作,但他仍然喜欢画画,并多次向宋徽宗献画,虽不“甚工”,但因为显示出一定的才能而被宋徽宗看重,得宋徽宗亲授画技而终有成就,绘制出《千里江山图》卷这一千古绝作。

  王希孟艺术天分极高,《千里江山图》卷的野心远远超过隋唐的展子虔和李思训,王希孟沿袭的全景观,是五代北宋开拓的图式。

  王希孟能够创作出不平凡的作品,并非单纯因为他是“天才”。一方面,王希孟勤奋好学,皇家画院又有优良的学习条件,便于其观摩前代的优秀作品。另一方面,宋徽宗作为帝王,改变了宫廷画家的社会身份,他作为艺术创作的统领者,对绘画有着直接而明确的要求,引领了后代画家长久的艺术审美,让“青绿山水”这种中国传统的绘画技法得以流传和创新。

  无独有偶,王希孟在画院的同事张择端,画出了著名的《清明上河图》。如果说《清明上河图》是世俗繁华的史诗,那《千里江山图》卷则是对锦绣山河的唱颂。

  少年英气

  如今《千里江山图》卷已经900多岁了,都说纸寿千年绢八百,可是画卷展开,青绿的颜色如宝石一样,依然明艳辉煌。这得益于北宋宫廷成熟的制色技术,色相纯度很高,夺人眼目。宋徽宗“诲谕”王希孟画《千里江山图》卷,是为了提振青绿山水,尤其是要开创大青绿山水的绘画语言。

  王希孟除了在画学受过基本训练,几乎是一张白纸,极易领会并实现徽宗的意图。

  当时的李唐、朱锐等人的手法已经定型,重塑的难度比较大。王希孟敢于使用大量石青石绿,这在以往极为少见,相信这是他的观山所得:苍翠葱郁之山,近则呈绿,远则显青,原因是空气的厚度改变了远处山林的本色。画家继承前人用色之法,概括提炼出青绿二色。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千里江山图》卷共公开展出过5次。画家陈丹青看了2013年的展出,说道:“我就去看,脑袋就抵在展柜的玻璃上看,看得像个傻子一样,实在是太辉煌!”

  陈丹青说,通常成年的老成的大师,喜欢做减法,也就是所谓的取舍和概括,可十八岁的王希孟,在忙着做加法。人在十八岁的年纪,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千里江山图》卷一点儿不乱,不繁杂、不枝蔓,通篇贵气,清秀逼人。我们想象中的中国古典画家,总是白胡子老人,在这里,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必须十八岁,再小几岁,再老几岁,都不会有《千里江山图》卷。

  然而,《千里江山图》卷是这位少年的唯一传世之作,清代鉴古家宋牧仲在《论画绝句》中惋惜不已:“宣和供奉王希孟,天子亲传笔法精。进得一图身便死,空教断肠太师京。”并注云:“希孟天资高妙,得徽宗秘传,经年设色山水一卷进御,未几死,年二十余。”但我们不妨相信,王希孟来到这个世界似乎就是为了留下这幅画卷,十八岁时世间的混浊和苦难还不曾在他眼睛里留下痕迹,单凭着独属于翩然少年的灵气,就可以成就这纤尘不染的千里江山,即便历经千年,我们依然被那青绿山水的勃勃生机狠狠击中心灵。

  《千里江山图》卷在2017年9月展出时,观众云集,排队参观。这次展出之后,我们恐怕有很长时间又看不到《千里江山图》卷真容,因为《千里江山图》卷使用了很多矿物质颜料,颜色很厚,开卷可能即有些微损伤。所以,对于《千里江山图》卷,首要任务就是保护。

  《千里江山图》卷是青绿山水的代表作,这是隋唐时期山水画日趋成熟、形成独立画科时,最早完善起来的一种山水画形式。它不仅代表着青绿山水发展的历程,也是集北宋以来水墨山水之大成。时隔千年,颜色不败。——单霁翔 故宫博物院院长

  (本版有删节)

  口述

  “我是好色之徒,好的就是这青绿五色”

  讲述人:冯海涛,中央美术学院教师,花费四年,反复试验,闭关两个月复制了《千里江山图》卷(局部)。虽然只是局部,却寻得了这位十八岁天才画家的创作秘密

  《千里江山图》卷在中国画史中的地位类似西方的《蒙娜丽莎》,是学画的人必须要了解和学习的。这幅手卷在青绿画科是巅峰之作,也是中国美术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但现实问题是,它的技法已经失传了。在大学教学时,学生经常会问这画是怎么画的,我们只能简单介绍。我觉得作为老师,必须把它研究透,所以从2013年到2017年,我花了四年时间从原理和学理上来研究它,最终把这个遗失的技法找了回来,并教给了我的学生。

  这幅画用的颜色不是从商场里买的“牙膏”颜色,用的是宝石,是药材!这幅画使用的颜色和现代中国画的颜色是不一样的,是粉末状的,这个颜色跟王希孟创作300年后,达·芬奇绘制的《蒙娜丽莎》用的颜色是一样的。

  我们在1000年之后看到的画上的光泽就是宝石。这幅画不仅有画师的心意,还有宝石的璀璨。这种青绿之色象征着天之色,江山永固,千年不能褪色。绘画上色的过程不是用水,而是用胶。胶用来把颜色画在画布上,矾是为了把颜色固定住。但是这两者的比例是非常严格的。胶多了,画不动;矾多了,就容易脆,绢就无法保存。《诗经》里边的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通过自然景观,诉说的是中国人做人的基本准则,而我在画这幅画时也体会到,做人要战战兢兢。

  这幅画就是中国山水画的百科全书、技法大全,几乎所有的中国画技法上面全部都有。但更难得的是,《千里江山图》卷不是一幅画,而至少是五幅画叠加。

  第一层,用水墨画山水来打底,这个底就叫作粉本。这已经是一幅完整的宋代水墨文人山水画!很多人以为中国山水画都是黑白的,但实际上在王希孟之前,基本都是这种青绿画,极尽繁华,只是后来简约了。第二层,添加了赭石,加了红色,更是为了衬托青绿。冷暖对比,更加鲜亮。第三层,画绿。绿要画好多遍,这一层用的是石绿,也就是用绿松石或者孔雀石来作画。第四层,要罩染、漂白。什么是罩染?其实就是在现有颜色上调色,这种调色需要计算,达·芬奇也是用的这种方法。这种画法调出的颜色千变万化。第五层,上青。就是画中蓝色的效果,中国叫天之色,西方叫圣母蓝。

  王希孟这幅作品实际上是通过5个层次关系,画了5遍约12米长的画卷。

  有人经常问,画了这么多层,最开始的墨稿不是被遮盖了吗?为什么还要画墨稿呢?这看上去像是在做笨功夫,但如果没有这层墨稿,出来的东西会很薄,没有层次。这幅画之所以流芳千古,就是因为画师愿意去下这种笨功夫。祖先将1000年前的这幅画带到我们面前,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做事最朴实的道理,就是踏踏实实做好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