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盛唐艺术与生活展》解读之二
盛唐雅事 “茶、香、酒”不可或缺
  展览现场。
  各式香料。
  唐 曲阳窑“官”字款三尖瓣白瓷盘(西安博物院藏)
  唐代饮茶之风盛行,唐政府为铸钱又禁用铜器,故瓷类茶具需求量增加。加之对外贸易中瓷器占重要地位,制瓷业得以迅速发展。唐代瓷器有“南青北白”之称,河北邢窑的白瓷与浙江越窑的青瓷,分别代表了南北方制瓷业的最高成就。
  唐 宝相花银茶托(西安博物院藏)
  茶托出现于晋代,唐代饮茶之风大盛,因此茶托广泛流行。
  唐 凸花银盘(西安博物院藏)
  这件银盘可能是当年曲江聚宴之时,不慎失落于江心的。
  唐 长沙窑黄釉褐彩贴花椰枣纹执壶 酒器
  (广东省博物馆藏)
  长沙窑创烧于唐,终于五代。
  唐 素面高足银杯(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藏)
  
  唐 莲花纹高足银杯(广东省博物馆藏)

  □采写/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徐毅儿

  唐人在文化艺术领域充满好奇,崇尚新变,积极探索着各种新事物,创制出新局面。僧人的茶饮,天竺的沉香,西域的葡萄酒,都为唐人所钟爱;近体诗的创制,奠定了此后中国诗歌的发展趋势;胡乐与胡舞,也为传统乐舞注入了新风尚。

  《梦回大唐——盛唐艺术与生活展》正在广东省博物馆三楼书画厅举行。在展览“雅”的章节里,策展人将盛唐雅事又细分为“茶、香、酒”,“诗、乐、舞”两部分。上一期信息时报《艺术周刊》对盛唐的风俗生活、社会制度进行了相关的介绍以及展览解读,本期将重点介绍盛唐之“雅事”。

  唐代是中国茶发展史重要阶段

  先来说说“茶、香、酒”。“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是唐代诗人卢仝在作品《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中的节选。

  在中国茶文化发展史上,唐代是至关重要的阶段。茶叶从混合型饮品中脱离出来,其饮用价值得到凸显;来源也不再主要依靠野生采集,人们开始探索其种植和培育规律。茶叶成为重要贸易商品和贡品,政府开始首次征收茶税。饮茶风气开始普及,从南方向北方,从贵族向市井,茶的品饮方式愈加精细化,从一种物质生活演进为精神文化。

  “饮茶风俗是唐代新生事物之一。在唐代,佛教对饮茶之风的普及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一时期,佛教昌隆,宗派林立,引领着唐代思想的发展。僧人修行,喜爱以饮茶来助益神思,调养身体。僧俗往还,往往以茶会友,形成了独特的禅茶文化,影响了大批文人,并融入民众的日常生活。文人雅士们将饮茶视为能够显示高雅素养、寄托情感、表现自我的艺术活动,不断地雅化茶事,形成了以‘品’为主的品茶艺术。士人相聚,必品茗清谈;迎宾待客,则举行茶宴、茶会、茶集,吟诗联句,其乐无穷。朋友间还常常不远千里寄赠佳茗,以表达心意。”策展人、广东省博物馆馆员牛晓琰以一段话高度概括了“唐代茶道”。

  唐朝堂仪式典礼中离不开香料

  

  香在唐人的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在朝堂的仪式典礼中,在庙宇寺观的各类活动中,在人们的日常起居中,都离不开焚香和香料。唐代的香品种类日益丰富,香具较前代有了明显的精细化、轻型化趋向,并出现了文人咏香的风潮。唐朝香材的需求量巨大,而本土产量有限,外来香料在市场上占据了重要地位。

  “沉水良材食柏珍,博山炉暖玉楼春。怜君亦是无端物,贪作馨香忘却身。”此乃唐代诗人罗隐《香》,诗的大意是说,香的来源不易,多是奇珍异宝和水沉等优良的木材所化成,在香炉里面又化作了袅袅青烟而为富丽堂皇的楼宇增添了怡然春色。可怜这香料本身好端端地身躯,为了成就那馨香之气而焚烧自己。

  从众多的唐诗中,我们可知唐代香材主要有:鸡舌香、野蜂蜜、察香、龙脑、石叶香、沉香、乳香等。外来香料则主要有:沉香、紫藤香、榄香、樟脑、苏合香、安息香、爪哇香、乳香、没药、丁香、青木香、广藿香、茉莉油、玫瑰香水、郁金香、阿末香、降真香等。

  唐代贵族中流行的奇楠香,属沉香之一种,唐代佛经中常写作“多伽罗”,又称“伽蓝”、“伽南”等。出产于印度尼西亚、中南半岛诸国以及印度南部,产量稀少,极为珍贵。古语有“修得三世善因缘,今生得闻奇楠香”之誉。

  “酒催诗兴”是唐代文化写照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唐李白《客中作》。唐代士人的生活情趣非常浓烈,他们既高雅又世俗,充满着朝气与活力,“酒催诗兴”是唐代文化最凝练的写照。农业发展,经济繁荣,为酿酒业的发展提供了丰厚的物质基础。唐代政府明令鼓励民间酿酒,酒家、酒店遍布各地。唐代名酒众多,其中最著名的有兰陵酒、新丰酒、剑南春等等。此外,来自西域的葡萄酒也深受唐人喜爱,被反复吟咏赞叹。

  唐代的酒主要为低度的米酒,以黍子或高粱煮烂后加上酒麯酿成。酒酿好后,带有一定的渣滓和酒糟,叫作浊酒,也叫作醅;过滤后便是清酒。清酒比浊酒多一道工序,价格也更贵。李白喜喝清酒,如“金樽清酒斗十千”(《行路难》),这是价格昂贵的名酒;“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金陵酒肆留别》)这是当面压制的清酒。

  牛晓琰介绍,唐代,胡人来我国经商开店,除做珠宝杂货生意外,经营酒肆也是主要行业。酒肆的服务员是西域胡人女子,被称为“胡姬”,她们是促使胡酒在唐代城市盛行的一个重要因素。胡姬酒肆别开生面,许多文人雅士常来此饮酒,成为唐代城市的一种世风。酒肆中除了美酒,还有胡风烹调的美味佳肴和充满异域情调的音乐歌舞。

  (预告:下一期《梦回大唐——盛唐艺术与生活展》解读,将重点介绍盛唐雅事之“诗、乐、舞”。)

  葡萄酒与高脚杯

  葡萄在汉代进入中原,但只作为名贵的观赏植物,在皇家苑囿中栽植。唐时葡萄仍很珍贵,葡萄酒更是源自域外的奢侈品。高足杯随丝路而来,是专门用来盛饮葡萄酒的器具。

  高足杯最早出现于罗马时期,拜占庭时期沿用,在唐朝以前就随丝路传入中国,至唐代已成为金银器中的常见器型。现知的银高足杯实物,包括在中国出土和世界各地博物馆的收藏,大约有30余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