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碗糕

  菜农笔记

  冯广博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在珠海横琴逗留了一周。

  切身体会粤港澳大湾区这块正被开发的热土。我凌晨5点起来跑步,看见到处是工地的围栏,偶尔碰到一些人,基本上是上早班的工友在吃早餐。又跑了一程,看到巨大的泥头车一字排开,这阵势很是威武。

  我跑了一圈,回到了酒店。发现挖土机也开始工作了。我的老乡汉森的姐姐听说了我在珠海,于是又约了一些老乡一起聚一聚,盛情难却。汉森,今年正月初一时,我们在竹溪老家一起跑马拉松,他在家里熬了鸡汤,我和曾顺跑到鄂陕交接关垭附近的汉森家,喝着热乎乎的鸡汤,精神抖擞,印象深刻。

  汉森姐姐非常热情,点了很多菜。她说:我专门点了些碗糕,你一定要尝尝。

  碗糕?竹溪的碗糕,珠海也有?端上来,还真是。

  久违了。

  春节期间我们回到鄂西北老家竹溪,我和阿布每天都寻找不同的小吃。碗糕是必选项目之一。米浆放小碗里蒸出来的小碗形状的糕,雪白,松软,米香浓郁,甜而不腻。 我一直想了解碗糕的历史。但所见的资料大都是一样的描述,或许都来源于《郧阳名萃》一书的说法:据初步考证,碗糕已有500多年的历史。这种解释显然不能说服我。没有任何史料或者文物证明,这“500多年”的结论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以竹溪县得名于明成化十二年(公元1476年),而估算的时间。碗糕的历史,大概是估算了建县的历史,这有点太不负责任了,至少不能说服我。碗糕历史到底多悠久,存疑。对碗糕,我的理解就是碗状的米浆馒头,馒头的历史据说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碗糕的历史还得有更为可靠的来源。

  上中学的时候,我和朋友比赛吃碗糕,谁输谁掏钱,每处餐点吃一个,吃遍了竹溪小城,又专门骑自行车到15公里外的蒋家堰镇,据说这里的碗糕是竹溪做的最好吃的,我们在那又吃了几处,终于撑到不敢再吃了。但我们最终谁也没有赢。这场景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我的这个朋友已经好多年没消息了。他还记得这场比赛吗?

  我的印象里,碗糕似乎是湖北竹溪才有的小吃。而在珠海见到,毫不掩饰我的惊喜,姐姐又点了一打,我一口气吃了5个。

  回到家,我说吃到了碗糕,阿布很兴奋,说,你有没有带点回来给我吃?

  碗糕只有竹溪才有吗?不,很多地方都有。梅果说,广西也有哦,我在漓江吃过。

  广州忽然降温到10摄氏度以下了,有了冬天的感觉。晚上在天台菜园,冷风呼啸而来。

  阿布早上起来迟迟不愿穿衣服,上学差点迟到。于是我们决定让他用冷水冲凉。

  让他领会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冷!一个男子汉怎能因为一点点寒意就蜷缩不起呢?在洗冷水澡的问题上,我们态度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可能。

  阿布就这样洗了人生中第一次冷水澡。那天后,他再也没有因为天冷而赖床。

  我们浇菜还从来没有因为天冷而耽误过。最冷的那天我回到家,上楼看见梅果在瑟瑟冷风中浇菜,她的长发,随风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