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经济”实为经济转型的产物

  市民论坛

  近年来,O2O引领的“懒人经济”正成为越来越多“懒人们”的常态。淘宝发布的《懒人消费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人为偷懒花费160亿元,较去年增长70%,其中95后懒需求增长最快,增幅82%。“懒人消费热力图”显示,沿海地区的懒人消费明显更高,广东人最“懒惰”(《工人日报》12月19日)。

  “懒人经济”并无贬义,相反,“懒人经济”发达是经济活跃的表现。何况,有些“懒人”实际上是忙人,因为忙才需要购买“懒人服务”。据说,“懒人经济”早在10年前就已悄然出现,但实际上近两年来才真正崛起。比如,服务于“懒人”的新兴职业大幅增加,如衣柜整理师、家宴厨师、上门理疗师等。不久前还出现了“剥虾员”。可以说“懒人服务”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看到“懒人经济”蓬勃发展,针对“懒人”的服务越来越周到,不免让一些人担忧:人越来越懒,是否自理能力越来越差?从传统教育灌输的“勤俭节约”、“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等角度来看,人越来越懒或者懒人越来越多,的确背离了常识。

  不过,没必要对“懒人经济”太过担心。首先,“懒人经济”是经济社会转型的产物。多年之前,即使人们想偷懒也不具备某些条件,比如,没有一定的收入,支撑不了各种“懒人”消费;再如,过去的服务业总体上是比较粗放的,而“懒人”消费所需要的各种服务则是比较细化的。

  如今,由于服务业的服务内容越来越细化,瞄准的是个性化消费需求和多样化消费需求,正好满足人的某些偷懒心理。而且随着收入增长,“懒人”也有经济能力支撑消费。这是经济社会转型的结果,即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滋生出包括“懒人经济”在内的各种经济形态。

  其次,互联网发展推动了“懒人经济”。懒人之所以能躺着消费,离不开互联网这个工具,比如订外卖、购物乃至让人上门整理衣柜,几乎都是通过互联网完成的。而O2O所提供的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服务,正好满足了懒人们的“胃口”。

  另外,“懒人经济”也是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的“测量仪”。比如,沿海地区的“懒人”消费明显更高,是沿海经济发展较快的缩影。广东人最“懒惰”,与广东是全国第一经济大省有关,当人忙了、有钱了,就会购买各种服务。而欠发达地区的部分人即使想偷懒,往往缺少“资本”。

  虽说“懒人经济”丰富了我国经济形态,促进了经济增长,也方便了消费者,但坦率地说,一个人还是多些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好,毕竟偷懒也会滋生某些问题。再从“懒人服务”来看,由于很多细化服务缺乏标准来规范,也存在消费纠纷等隐患,这需要“懒人”注意,也需要完善监管。◎冯海宁 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