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择校冲动,不能把难题都交给学校

  珠江瞭望

  深圳市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官网4日发布《有关学位申请补充要求的告示》。告示对入学申请者的房产面积与实际居住时间提出了要求,有媒体将其解读为“50平方米以下住房将被限制入学”。5日晚,学校再次发布告示称,根据罗湖区教育局的意见,学校决定取消《有关学位申请补充要求的告示》(中国新闻网12月6日)。

  其实,从校方公告的内容来看,本意并不是要将住房面积与入学资格挂钩,而是为了防止临时性择校申请,挤占地段生学位。毕竟,临时通过购买所谓“学区房”来实现孩子择校目的的现象,确实比较常见。校方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样的规定,一方面误伤了一些住房条件较差的孩子合理就读的权利;另一方面,对入学门槛层层加码的做法,损害了教育公信和教育的基本公平。

  因此,这样的做法理当被叫停改正。但是,站在学校的立场来看,出台这样的措施未必不是一种无奈。不管是因为择校,还是因为所划片区适龄学生快速增长,所形成的学位刚性需求与学位资源严重短缺之间的矛盾,都是难以调和的。僧多粥少,当学校无法提供学位的增量,通过条件的设置强化差别化供给,自然就成了不二选择、不是办法的办法。

  可见,即便学校因为迫于舆论压力,取消了公告,所面临的学位分配难题并不能得到实质性解决,再进一步来说,即使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介入,通过调剂学位的方式来满足片区孩子的入学需求,也只是临时举措,解决不了明年、后年的问题。

  事实上,不管是择校性还是人口增长性的学位需求,其供给难题不能都交给学校解决,归根到底这是教育资源均衡的命题。资源均衡供给,包括两方面的内涵:一是供给结构的均衡,一定区域内学校学位要与居民子女就读需求大体匹配,否则就会出“大班额”之类的现象,甚至一位难求;二是教育质量的均衡,包括教育设施条件、师资队伍、教学水平,都要大体相当,否则就会催生择校热。像新闻中的这所小学,是几十年的老牌子学校,其一位难求就有明显的择校因素。

  政府必须在基础教育资源的投入与调配上更科学、更精细,让教育供给来适应家长们的需求,而不是让家长们来适应学校。当前,应在坚持划片就近入学的前提下,针对个别学校、个别区域学位需求严重失衡的现象,实行精准的调节。而着眼长远,一方面要根据城市化及区域人口的增长,加大投入,提供更多的学位;另一方面还是要在教育均衡,特别是教学质量均衡上更进一步,特别是让优秀师资真正流动起来,以此对冲社会择校冲动。

  ◎房清江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