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动物惊吓他人或须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年逾60的刘某与吴某系上下楼邻居关系。某日早上6时许,吴某下楼遛狗经过刘某家门前时,恰逢刘某开门,犬只便冲向刘某,环绕刘某转圈,导致刘某受到惊吓。吴某饲养的犬只为黑色拉布拉多犬,是体型较大的犬类。突如其来的惊吓导致刘某生病住院,花费了大量费用。

  出院后,刘某因赔偿问题与吴某发生纠纷,调解未果,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吴某支付其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1万多元。

  处理结果:法院判定,刘某的症状系被吴某之狗惊吓所致,其入院治疗等相关损失吴某应当赔偿,遂判决吴某赔偿刘某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合计8000多元。

  分析: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吴某饲养犬只应当尽到安全性义务,防止犬只伤害他人。

  按常理,当人们遇到某些事或物的刺激时,会出现各种类型情绪的回应,人的生理可能有些变化。例如紧张、兴奋、开心或者哭闹等表征。法院在审理本案时认为,刘某是60多岁的老年人,出门的瞬间和体型较大的黑狗遭遇,受到惊吓是正常的心理及生理反应,医院对刘某的诊断也是惊恐发作,治疗也是对症治疗。因此,刘某的病情与狗的行为有因果关系。

  因为饲养管理犬只具有危险性,因饲养管理犬只导致被侵权人受到惊吓、恐吓而出现心理恐惧并因此诱发其他损害时,应当涵盖于侵权责任法所称的“造成损害”的范围之内。本案被侵权人刘某没有重大过失,狗的主人没有免责的理由,故判吴某赔偿刘某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唯因刘某虽受到惊吓,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对于其提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法院不予支持。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信息时报记者 崔小远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