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恶图片上烟盒不妨分步骤实施

  市民论坛

  吸烟者总数达到3.16亿,超过7亿人受“二手烟”、“三手烟”危害……作为全球烟草产量第一、吸烟人数第一的国家,中国目前所使用的烟盒包装上仍没有印制警示图片,控烟专家们认为,解决这一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中国新闻网11月14日)。

  给香烟包装印上诸如烂肺黑牙之类的图片,是许多国家履行控烟责任的通行方式,虽然这些警示标识无法让人们都远离烟草的危害,但是总体上还是会让人产生厌恶感,消解几分吸烟的欲望。中国控烟协会的一项公众调查显示:有77%的人认为印有健康警示图形对告知吸烟危害更有效;69.3%的人不会将印有图片的卷烟作为礼品赠送;65.5%的人不愿意接受印有警示图形的卷烟礼品;77.2%的人支持中国烟盒包装使用警示图形。可见,给烟包印上警示标识,有利减少香烟消费,减少青少年吸烟比例。

  借鉴国际通行的控烟做法,让所有烟草制品印上警示图片,历来不乏呼声,并且2011年工信部也曾经提出修改烟包标识的规定,要求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向国际看齐。然而,最终不了了之,唯一的变化仅仅只是烟包上“吸烟有害健康”等警示语字体大了一号。

  我们的烟盒包装太精美,可谓有目共睹。一方面来源于畸形文化观念,香烟消费一度被视为时尚的消费品,曾经还是公款消费的重要商品,为了迎合消费,在诸多的香烟品牌中,不乏知名的地名、喜爱的动植物、契合吉祥的民俗喜好,这也导致了强大的惯性;另一方面,则源于烟草行业利益的绑架,片面追求香烟销量和利润增长,通过精美包装提升档次,扩大和刺激消费,甚至几乎所有品牌的高档香烟都有礼品包装。

  给烟草制品印上警示图片,说起来容易,印制起来也简单,但真正到了操作层面则将是重重阻力。因为,将警示图片印在烟盒上,带来的不只是行业销量的下跌,还有包括企业品牌体系的重构。从文化情感的角度来看,没有人愿意看到“黄鹤楼”顶着黑牙、“大中华”披着烂肺、“小熊猫”坐着骷髅,诸如此类。对品牌的杀伤力如此之大,企业施加阻力是必然的。

  从国际控烟的进程来看,烟盒去美从丑再到恶心是一种趋势,这也意味着烟盒标识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包装越丑越恶心,社会的文明程度就越高。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当顺应趋势与呼声,拿出决心与勇气,逐步摆脱利益掣肘,加强相关方面的立法,让烟盒“去美从丑”。但从可操作的角度来看,在庞大的利益格局与强大的惯性面前,一步到位也不现实,还须分步走,如,先让烟盒去精美化,然后再去除烟标文化元素,最后让丑恶图片上烟盒。有关方面可据此设计路线图、时间表,用时间换得控烟的空间。◎房清江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