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咖啡缘

  白话广州

  今年以来,互联网资本烧到去咖啡界了。好多人都感受到,城中出现咗好多线上咖啡品牌,玩法亦都有唔少:微信、拼团、口袋咖啡馆……概念层出不穷。

  但系计我话,咖啡都仲系去咖啡馆慢慢叹比较好。事关“叹咖啡”并唔系解渴提神咁简单,佢既系休闲,亦系社交,更加系一种文化。

  作为千年商都嘅广州,街坊对呢一点嘅体会尤其深。因为,广州同咖啡嘅缘分非常久远,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一口通商”时代,当时,中国人将茶叶卖到外国,外国人将咖啡带来中国。中国嘅第一家咖啡馆就开喺十三行洋人聚集区,老细系一个丹麦人。

  不过,当时广州街坊对于呢种黑卒卒、又苦又酸嘅饮料并无认识。从清嘉庆年间《广东通志》嘅记载就可以睇出,就连文化人都以为佢系一种酒:“有黑酒,番鬼饭后饮之,云此酒可消食也。”呢段话,一睇就知写嘅人无饮过咖啡啦。

  但系,咁又唔怪得街坊嘅,事关清朝政府保守闭塞,禁止百姓着洋服、食洋饭,如果未经准许,就连洋话都唔准学,更加咪话尝试咁古怪嘅咖啡啦。一般人唔敢去饮,来来去去就只有洋商去帮衬啦。

  呢种禁制,直到民国期间先至放开,熟悉咖啡嘅街坊越来越多,咖啡文化亦逐渐流传开来。时至今日,咖啡馆亦成为羊城血脉中极为小资嘅部分啦。◎梁倩薇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