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扎堆发二级资本债

  信息时报讯( 记者 梁海祥) 前日,建设银行发布公告称,将于25日发行规模不超过400亿境内第二期二级资本债券。据了解,银行业今年以来“补血”动作频密,定增、可转债、优先股、二级债等补充资本方式屡见。分析人士称,随着去杠杆、打破刚兑、穿透等监管要求的严格推进,使银行出现了资本补充压力。

  补充二级资本动作频密

  除建行以外,中行也在本月9日发布公告称发行二级资本债,称10月9日发行4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募集的资金将补充本行的二级资本。

  另外,中信银行、浦发银行也在近期发行了100亿级别以上二级资本债。作为政策性银行的进出口银行也在9月27日和10月17日各自发行了3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额将达3681.2亿元,已超去年前10个月发行额3295.23亿元。

  据了解,银行业采取的方式还包括定增、可转债、优先股等,其中包括农行5月份的“千亿定增”计划、工行8月募资1000亿的优先股发行、华夏银行在10月出台的292亿定增方案,还有交行在近期获批发行的600亿可转债。

  表外回归资本占用压力大

  对于银行此举的原因,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去杠杆、打破刚兑、穿透等监管要求的严格推进,使银行出现了资本补充压力。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略有下降,从13.28%变成13.13%。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石大龙指出,2017年末,银行表外理财产品达到29.5万亿元,其中信用债、非标合计占比50%。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不符合要求的产品,设置了三年过渡期,要求每年压降1/3,这部分资产在2018-2021年将逐渐回表。总计来看,25家上市银行表外理财规模2018年仅半年就压缩了去年全年压缩规模的将近三倍。说明银行表外回归表内的进程在加快。而表外理财的资产配置中,信用债和非标占比合计达到50%,这部分资产的资本占用都得到100%,因此,商业银行有较大的资本补充的压力。

  据统计,在A股港股上市的银行中,有部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8%,仅仅小幅高于2018年底最低7.5%的监管要求,如华夏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9.70%及8.43%急降至2018年6月末的9.09%及8.06%。

  还有其他方式可应对资本压力

  商业银行还有哪些方式应对资本压力?石大龙表示,商业银行的发展方向是可以配置更多的轻资本占用的资产,比如小微企业、零售贷款等。从目前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管理办法来看,个人房贷的资本占用是50%,个人其他贷款、小微企业债权资本占用是75%,而一般企业贷款是100%,因此,对银行来说一个方向是加大力度发展轻资本占用的业务;另一方面,在没有强制分红的压力情况下,可减少利润分配,增加利润留存,内生补充资本以应对资本充足率承压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