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把画画当回事

  黄健生(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很多人总把画画这件事看得高不可攀的样子,总认为自己不是学画画的材料。其实画画真的没有你想象那么难,在古代,人不敢不读书,不敢不习画,画画就像读书一样,谁都可以做得到,关键是要你肯去做,因为画画乃小道也。

  我在“成年人如何学画画”的讲座中多次讲到:想学画画的成年人大概可以分为三种,一是本身很想学,但苦于经济不允许,三餐或许还不能正常维持,我建议这一类人还是要以谋生为主,生活无忧之后再考虑学画画这件事,毕竟画画乃怡情而已;二是想学画画,可是工作实在太忙,经常表态退休之后一定要来学习,这一类人,说白了也就是一时的好高骛远罢了,我相信他永远也不会来学习,劝他趁早取消这个念头,省却整日里增加不必要的烦恼;第三种想学画画的人就是文中开头所说的这一类人,对自己信心不足,总认为画画是一件高不可及的事情。而这一类人只要学习方法对头,培养必要的自信心是一定可以学好的。

  学习画画的路径无非两条:一是基础训练,这个只要经过一定时间、一定量的训练就可以了。我有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猴子经过训练都可以画出基本的东西来,何况人呢?当然要成为大画家,把画画好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至少需要有一定的性灵,或者说有相当的阅历,画起来自然会得心应手。

  因为绘画必须于性灵中发挥笔墨,于学问中培养意境。无性灵不能驾驭笔墨,有学问才能表达思想。翻开中国的绘画史, 古往今来,凡有成就的画家,几乎同时都是大学问家。没有学问便没有深刻的思想、锐利的眼光,何况真正大家的作品都不是可以从形迹中学到的。如果只是在画得像与像上纠结,那只是画匠,画得再像,又怎能敌得过“照相机”呢?郑板桥说“意在笔先定则,趣在法外化机也”。这“化机”二字道出了绘画的真谛。手起笔落,墨彩变幻,常有不测,笔随意生、意随笔转,一派化机同我的人生,同我的好恶,同我的性情,同我的心绪不期而合了。

  中国自古画分神品、妙品、能品,后又有人提出逸品在神品之上。何谓神品?即变化多端,高度概括,极似物象,不拘外形。而何谓逸品?平淡天真,感情真实,不是有意刻画而达物我两忘之境界。吴道子画名煊赫,不可一世,远在王维之上,但是苏东坡评价其“近于画工”,他将二人进行比较:“吾观二子皆神俊,又于维也敛衽无间言”。苏东坡重视、肯定王维画中意境,特别强调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为画之本源和境界。

  学画要有科学的态度,也就是必须有基础的学习,然后深究哲学,追求真与善,并通过个人的阅历以达到对美的认识。画到穷时,要能闭关两三年,从思想上省悟,不断提高境界,最后达到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绘画本来就属于抒胸臆之余事,师法造化变幻、仰俯体察六合之墨戏,养人性情,心悦则可。任何的哗众取宠、娇柔造作、故作惊人之态的创作方法都毫无意义。中国画讲究火候,虽然是马拉松式的长跑,需要毅力和时间。但我想给自己一点信心,把基础做好,依据成年人自身阅历宽广的长处,在喧嚣声中立定精神,带着自己的审美理想,朝着自己选定的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画画真的没有你想像那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