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网游少年悲剧重演要有紧迫感

  珠江瞭望

  昨天看到了两条内容雷同的新闻。其一,据《新快报》报道,广州一名13岁少年假期沉迷于游戏,玩出脑梗,导致左边身体瘫痪。其二,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江苏南通一名13岁少年于一个月前坠楼身亡,少年之死被其家属归因于一款名为“吃鸡”的游戏,警方称孩子在坠楼前一直在玩游戏,不排除其沉迷其中分不出虚拟和现实而导致模仿行为。

  昨天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的主题是“儿童青少年精神健康:快乐心情,健康行为”。看了这个主题,再回想上述两个同龄少年的悲剧,心情显得格外沉重。13岁,还属于童年时期,却过早地因网络游戏而导致精神健康受损,快乐童年黯然失色。

  青少年因沉迷网游而导致的悲剧,这些年来时有报道,针对青少年戒网瘾的商业机构也随之应运而生。实践证明,一些商业机构的戒网瘾手段简单粗暴,缺乏科学依据。目前来看,青少年沉迷网络的现象没有得到改观。上个月,国家卫健委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一项数据: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的发病率是6%,我国比例接近10%。另外,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发布的《中国青少年网瘾报告》显示,城市青少年网民中,网瘾患者超过2400万人,且数字还在直线上升。

  治理青少年网瘾是世界难题,特别是在智能手机普及,网络游戏产业发展迅猛的背景下,治理难度进一步加剧。去年,因大量青少年沉迷“王者荣耀”游戏而引发的舆论风波中,“网络防沉迷”制度被再次强调。在国家有关部委推动下,一些网游企业先后制定了玩家注册实名制与网游限时制,限制未成年人的网游行为。但从上述两名13岁少年的悲剧来看,防沉迷制度在一些网络平台形同虚设。

  显然,防止青少年沉迷网络,必须落实好网络防沉迷制度。事实上这一制度始于2007年国家八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实施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的通知》。后来文化部与网信办又出台了更规范的文件。

  防沉迷属于事前监管。对于已经沉迷网游的青少年,则需通过医学进行矫治,这需要加强相关科研攻关。据悉,继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成瘾障碍纳入精神疾病之后,国家卫健委会也于前不久对网络成瘾的定义及其诊断标准进行了明确界定。这意味着我们在相关领域迈出了重要一步。

  制度与医学是防治游戏成瘾障碍的国家保障,对于家庭来说,防止青少年沉迷网游的作用更为重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曾经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总结出青少年沉迷网游的四个家庭原因:一是家长不了解孩子在网上干什么;二是家长未跟孩子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三是家长放任孩子玩手机或电脑;四是家长自身也沉迷网络,成了坏示范。

  防止网游少年的悲剧重演,是一个系统工程,政府、企业、医学机构、家庭与学校,都要有紧迫感使命感,因为从根本上讲,这是对我们的未来负责。

  ◎椿桦 本报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