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视角

  治理不良“网红”,一要治“事”,二要治人。以丑为美的反社会型网红,以缺德为传播内容的网红操纵,就得通过一系列的网格式或清单式禁止行为来坚决阻止。身为“网红”,若在社会交往中不守社会主流规范,失德丢人,就要坚决谴责,舆论同声斥责。若有不法违规之行为,治人的进一步扩展就是由执法司法机关追究相应责任。

  ——环球时报:《“网红”也得接受法治和德治》

  

  就政府文件和法律角度来看,计划生育退出历史舞台,已是大势所趋。在去年和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均没有出现“计划生育”一词。上个月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提请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分编草案中也不再保留计划生育的有关内容。生育政策基调之变,尽在其中。此次撤销三个与计划生育相关的内部机构,也是顺理成章。

  从实践角度看,辽宁、湖北等地也已陆续出台了鼓励生育二孩的政策,从医疗、教育、社保、延长产假、提供生育补贴、母婴设施建设等多方面入手,为生二孩提供更多支持。这些迹象都显示,与人口形势相对应,生育政策的“反转”之势正越来越彻底,这是时代必然,也是现实所需。

  ——新京报:《司局取消“计划生育”字样,符合人口新形势》

  

  有关部门应当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针对各种非法医疗美容的治理行动,严厉打击无证行医,规范医疗美容服务行为,严查违法广告和互联网信息。工商和卫生健康部门应积极与教育部门联手,针对青少年的身体发育及健康成长实际需要,制定出具有可操作性的制度规范,帮助广大青少年树立健康的审美观,扭转目前的不良趋势。

  ——北京青年报:《整容低龄化趋势亟待有效干预》◎木木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