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氛围激发文化创新活力

  信息时报讯 (记者 吴瑕 通讯员 穗外宣 侯翔宇) 改革开放四十年,广州发展几经变革,经济、商贸等领域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一座有着独特而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广州在文化领域依然独树一帜。“向未来出发——我与改革开放的广州故事会”系列专题报道第三期的文化之光专题,将围绕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化故事,展现社会变迁、时代进步。

  广州交响乐团前团长余其铿:让乐队成为广州的文创名片

  “广州交响乐团”成立于1957年,是国内的老牌乐团。1996年,余其铿通过内部投票选举,成为了团长。

  1997年乐团进行改革,聘请香港著名指挥家叶咏诗担任乐团首席指挥,并且进行“拉幕考试”,实行“考核聘用制”。“拉幕考试”不是“换血”、而是“换位”——保留了乐团95%的人员,只是不再“论资排辈”。这个举措调动起全团的积极性,一批年轻有为的演奏员脱颖而出。

  1998年开始,广州交响乐团连续三年获邀赴京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首年演出意大利歌剧《波希米亚人》,获得一片喝彩,被誉为“音乐节上的一匹黑马”。而后两年演出的法国歌剧《卡门》和《少年维特的烦恼》。更是获得国际著名的音乐大师潘德列斯基的赞赏:“这是我听到的中国乐团最好的声音。”

  为了让乐团更主动地拥抱大众,2006年开始广州交响乐团每年都会在星海音乐厅举办10场面对大学生的免费普及音乐会。此外还有普及性质的“音乐下午茶”,起初票价只有50元。“反响最好的是下午茶,有听众会一次性预购全年场次。2012年5月,广州交响乐团联合市教育局共建广州青年交响乐团,目的是为了从小将音乐融入孩子们的思想,并在演奏中感悟团队的意义。“让乐队和足球队一样,成为城市的骄傲,也成为广州的文创名片。”余其铿说到。

  粤剧大师倪惠英:创新粤剧文化是这代人的使命

  从艺48年、主演了80多部原创与传统剧、国内演出超过5000场,出访五大洲1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演出近600场、发行了近70张戏曲音像制品……这是省粤剧团老戏骨、粤剧非遗传承人倪惠英交出的成绩单。

  倪惠英从小在广州西关长大,那时西关是众多粤剧艺人聚居地,也是最具广州风情的老城区。“那时候还有不少白天戏,在文化公园,在红星露天剧场。”1970年,14岁的倪惠英进入广东省粤剧团成为学员,很快便迎来了成名作《红色娘子军》。“那时候每逢下乡演出,村民打着火把、撑着小艇从十里八乡赶来看演出,一场演出能有上万观众。”

  随着开放不断深入,外来文化涌入演艺市场。“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粤剧团一年演出只有十几场。”为了开辟新观众群,2002年倪惠英创作《花月影》,让年轻人和白领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部新粤剧,800多篇来自大学生的观后感如雪花般飞来。随后倪惠英连续推出改编自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的粤剧《豪门千金》、反映广州大革命时期的《三家巷》等一批精品力作。“戏剧有很深刻的人文情怀和思想,嵌套了人物命运和社会命运,通过艺术思考来到大家身边。”倪惠英说,“传统的剧目要好好保护,但不同的时代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粤剧。”

  岭南画家陈永锵:热爱乡土的木棉画师

  陈永锵1948年生于广州,20岁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回家务农。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这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如今陈永锵已经是岭南知名的画家。1985年以来,他分别在国内外举办七十多次个人画展,目前出版的个人专集有二十九本,文集四本,诗集二本。正是因为自己务农的经历,陈永锵与农民、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最为人熟知的是画木棉,而在他眼中木棉是一种象征,是“为人正直,君子之风”的象征。

  陈永锵坦言,为社会服务的过程中,他懂得了许多绘画教不了的道理,比如团队精神,集体力量,还有思考问题的方式。“没有改革开放,我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岭南画派代表是一种精神,包含着开放,兼容,务实创新的思想。”陈永锵说,“岭南画派的创始人是救国于危亡的仁人志士,思考如何用绘画振兴民族精神,才是岭南画派艺术家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