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视角

  中国人崇尚教育,同时更信仰实用,在许多人看来,无论校内校外,只要把孩子学习搞好,把人教育好,就把孩子送往哪里。从某种程度上看,校外培训机构的异军突起,也是人们对于教育效果的自主选择。对于群众的这种选择,确要有所限制以保证不受其害,这是当务之急。但在学校教育尚不能满足人们对于优质教育的需求时,利用好校外培训机构的力量,加以疏导引领改造,使之更好地发挥作用,恐怕也不失为一条路子。

  ——光明网:《校外培训机构规范后效值得期待》

  

  虽然无法真正消除老年带来的孤独,但是机器人对人在技术层面的帮助,也能在很大程度上解放子女、家属和陪护人员。对子女来说,他们完全可以专注于父母的精神需求,定期回家看望父母。至于那些事务性工作,就交给机器人代劳了。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它也能成为家庭成员。

  ——新京报:《就算有了养老机器人,子女也得常回家看看》

  

  有人觉得,在去年试行的《铁路旅客信用记录管理办法》中并没有对强占他人座位有明文的定性和规定,使得警务人员难以执法。不过,任何规则、法规都不可能对具体的违法行为予以穷尽,而男子占座行为,完全可以归纳到这份管理办法的“扰乱铁路站车运输秩序且危及铁路安全、造成严重社会不良影响”之中去。试想,如果民航客机在飞行过程中遇到有人强占座位,并且拒绝劝说时会怎样,机长完全有权力降落,并将这位乘客赶下飞机,航空公司会要求其赔偿损失。即便飞抵目的地,也有极大概率请地面的警方对其进行处理。

  ——法制晚报:《高铁强行占座须受到规则处罚》

  ◎木木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