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生电子自曝:
高管疑当“家贼”盗取商业秘密

  信息时报讯(记者 张艳)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日前,恒生电子自曝公司两位高管涉嫌盗取公司商业秘密。周一,恒生电子公告事件进展,在接受公安机关24小时的刑事传唤后,两位高管目前已处于解除刑事传唤阶段,不过公司已对两人作停职处理。恒生电子同时表示,该事件不会对公司的业绩构成非常重大的影响。

  两副总裁盗取公司商业秘密

  恒生电子是在前期内部审查过程中发现了高级副总裁廖某勇和副总裁沈某伟的“猫腻”。据公告披露,二人涉嫌一方面在公司外部以各种形式组织成立企业开展与恒生电子有竞争性的业务,另一方面又利用职务之便,盗取公司相关的商业秘密,背信损害公司利益。

  基于此,恒生电子向公安机关进行了保安。7月7日,廖某勇和沈某伟自接受公安机关刑事传唤已满24小时,目前处于解除刑事传唤阶段。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向信息时报记者表示,刑事传唤是刑事调查手段之一。根据公告,案件目前仍处于刑事调查阶段。公安部门调查结束后,如发现涉嫌构成刑事犯罪的,将提交检察院进一步审查。检察院审查后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将提起公诉,并由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最终确认罪名是否成立。

  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高管在履行职务过程中会接触到公司的商业秘密,如果高管利用该商业秘密通过其他企业主体与公司竞争,剥夺公司的商业机会,将构成对公司利益的损害。王智斌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公司方面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相关高管将违法所得归入上市公司。

  入职近20年年薪已达200万

  根据公开资料,廖某勇和沈某伟均是70后,分别出生于1976年和1971年。二人进入恒生电子工作已近20年时间,可以算得上元老级员工。廖某勇毕业于中国计量学院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沈某伟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二人均在2000年前后进入公司工作,入职时间长达十八九年之久。尤其是廖某勇来到恒生电子工作时仅23岁,根据年龄推测,当时他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直到如今已过不惑之年。

  从入职履历来看,二人的职业发展脉络几乎保持一致。廖某勇历任公司基金事业部总经理助理、基财事业部市场总监、基财事业部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助理;沈某伟同样也是任职公司基金事业部、基财事业部等。2003年,恒生电子在上交所上市。2013年,廖某勇首次出现在恒生电子的高管之列,成为上市公司的副总裁,当时不过37岁。2016年,沈某伟也当上了恒生电子的副总裁。

  坐上公司高管之位的廖、沈二人也获得了丰厚的薪酬待遇。Wind数据显示,廖某勇的薪酬每年以15%左右的增速上涨,到2017年年薪已高达218万元;沈某伟的年薪也高达187万元。目前,恒生电子已对二人进行了停职处理,廖某勇分管的是资本市场营销线、公司市场部等,沈某伟负责的是资产管理事业部。同时,公司总裁已提请董事会解聘二人的公司副总裁职务。

  公司业绩不会受重大影响

  目前,恒生电子尚无法量化廖、沈二人对公司造成的具体损失。公告称,相对于恒生电子目前每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来说,应不会构成非常重大的影响,“公司目前经营、管理正常有序。公司后续将吸取相关的经验教训,进一步加强内控合规管理,进一步完善公司的价值与激励体系。”

  恒生电子的第一大股东为杭州恒生电子集团,持股比例20.72%,穿透股东后的实际控制人是马云。公司主要业务包括向金融机构出售软件产品和服务以及金融数据业务,为个人投资者提供财富管理工具等。恒生电子2016年因子公司巨额罚单,亏损5223.63万元;2017年净利润4.33亿元;今年一季度净利润5483万元。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廖某勇涉及的公司多达5家,包括在国金道富投资服务公司担任董事、在宁波恒星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宁波高新区云汉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担任股东,以及在商智神州(北京)软件公司和宁波高新区云秦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担任高管。沈某伟参与的公司也有杭州证投网络科技公司和杭州云毅网络科技公司等4家公司,国金道富投资服务公司的主要业务便是接受金融机构委托从事金融信息技术外包,商智神州软件公司提供计算机软件设计、开发及服务,与恒生电子主营业务有交叉或相类似。

  恒生电子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向信息时报记者表示,本次高管事件是个别涉案人员自身问题。目前公告的停职职务均是上市公司内部职务,至于子公司或关联公司职务如何处理,尚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