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莫斯科,怎能不蹭一把普希金
  书卷味十足的进餐区。
  享誉盛名的普希金餐厅。
  酥炸小羊排配烤土豆。
  俄式饺子。
  俄式冷盘沙拉。
  为世界杯定制的球迷套餐。
  莫斯科中国餐厅的代表中国大饭店。
  中国大饭店菜单上小龙虾十分醒目,2200卢布一例。
  扬州炒饭。
  脆皮鸡。
  老火汤胡萝卜玉米煲排骨。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特派莫斯科记者 白云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特派莫斯科记者 萧嘉宁

  怎么样算是完美的一趟旅游?当然是买买买吃吃吃拍拍拍,然后发个朋友圈啦!如今来到莫斯科观看俄罗斯世界杯的中国游客填山塞谷,很多人都是跟着旅行团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顿就完事了,但是如果有时间,在红场旁边有两个网红餐厅是你不可错过的。一个能够满足你的文艺情怀,一个足以慰藉所有的乡愁,甚至连吴秀波陈奕迅这样的大咖,也曾慕名光顾。

  在俄罗斯,有两家咖啡馆因为大文豪普希金,而被世人所知。其中一家在圣彼得堡,普希金在生前最后一场决斗之前,在那里喝了最后一杯咖啡。另一家,则是坐落在莫斯科普希金广场旁边的普希金咖啡馆。

  顺着宽阔的特维尔大街往北走,经过普希金广场,站在一幢残破古老的巴洛克式粉色建筑的外面,会让人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看了一眼门牌,没错是26A,此时刚好一名着装正式的服务生推开那扇叮咣作响的玻璃门,显露出内里100年前的装饰风格,这才确定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享誉莫斯科的普希金咖啡馆实际上是一家高档餐厅,供应俄罗斯贵族菜和改良版的法国菜。餐厅最有特点的是它各个厅的装潢主题:“药店”“图书馆”“温室”和“小酒馆”。“药店”吧台上放着一座称量天平,吧台后装饰成取药抽屉,“图书馆”厅,用餐者置身书架之中,“温室”是靠近街道一侧的玻璃房。

  在世界杯之前,来此用餐的人并不多,店内摆设的200多年前的望远镜、显微镜、地球仪,重现了19世纪俄罗斯贵族的书房或办公室的场景。而在二层的“藏书馆”令人惊叹,大大的复古式书架,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训练有素的服务生们在书架和餐桌间穿行,仿如当时的仆从在忙碌。在这里用餐,一不留神,就会有穿越到19世纪的感觉。

  不过,为了迎接世界杯期间一拨拨的游客潮,这家餐厅也暂时变成了简化版的了。巨大的落地式地球仪因为太占空间,被挪走了,书架也减少了几个。不过那座上百年的老电梯还运转良好,服务生殷勤地为你拉开铁闸,转动楼层扳手,再关闭铁闸的服务,仿佛就像是电影中的场景。

  在普希金咖啡馆,你可以品尝到最经典俄罗斯美食。餐厅主厨专注于俄罗斯19世纪贵族菜研究,餐单的菜名也颇为悦耳,例如:鱼子浇汁小鲟鱼、蜂蜜鲑鱼蛋挞、什锦鱼汤、蘑菇冻河鲈鱼片。餐厅还有一间糕点店,由法国人主理。世界杯期间,餐厅还提供球迷套餐,大大方便了有选择困难症的游客,实在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直接来份套餐也错不了。这家餐厅时常名列全球美食名录之中,价格自然也是不菲的。而且对于中国人来说,品尝俄餐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因为他们与法餐一样,每道菜品的分量都很小,但上菜时间却非常长,最基本的冷碟、热汤、主菜组合,也需要吃上个一两个小时。

  写到最后必须要澄清一个事实,与圣彼得堡那间普希金生前最后一次去的咖啡馆不同的是,莫斯科这家名叫“普希金咖啡馆”的法式俄式餐厅其实和普希金本人没什么关系,开业时间也不算太长。官网上介绍说,17世纪80年代,曾为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服务的贵族,请意大利设计师修建了这栋巴洛克风格的豪宅。

  大约50多年前,法国著名歌手吉尔伯特·贝乔在俄罗斯游玩后回到法国,写了一首歌曲《娜塔莉》,这首歌是他写给他的俄罗斯导游娜塔莉的。歌里写道:“我们在莫斯科,前往红场,讲讲列宁……我认为这一切多好啊,下雪的时候我们坐在普希金咖啡馆,喝着热咖啡,再谈点其他的……”这首歌在法国非常受欢迎。后来,法国游客到莫斯科后一直寻找这个神秘的咖啡馆。这当然找不到,因为普希金咖啡馆只是歌手贝乔一个富有诗意的幻想。不过,也是因为这首歌,让商人安德烈·德罗斯有了灵感,他投资建立了这家咖啡馆,希望可以重振过去几个世纪的俄罗斯贵族菜。而他做的最正确的地方,也许就是原封不动地保留了这座17世纪的建筑以及里面19世纪的装修和古老的家具,至于里面的菜品好吃与否,那真是见仁见智了,不过倒是经常能在介绍美食的杂志上见到他们的名字。

  中国大饭店 吴秀波刚来过

  俄罗斯人对中餐的接受程度非常高,在莫斯科,大大小小有20多家中餐馆,甚至还有俄罗斯律师经营的粤菜馆子。特维尔大街上的图兰朵肯定是其中最为高档的,一碗白米饭能卖28元人民币,在这里只能说是正常水平。不过这家餐厅有不少偏西化的中国美食,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

  而在伏龙芝地铁站附近的中国大饭店,则是当地中餐馆中,比较重视原汁原味呈现中国美食的一家了。吴秀波与陈奕迅等明星,前两天刚在莫斯科一起看了世界杯开幕式,据说他们也曾来此就餐。餐馆的管理人员骄傲地对信息时报记者介绍道,“很多大人物喜欢来我们餐厅,附近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经常来,这不,边上这桌就是俄罗斯国防部的工作人员。”

  在俄罗斯,吃一顿中餐要比普通一顿俄餐贵,这是常识。记者一行二人,在此点了两小碗粤式的老火靓汤,其实就是普通的玉米胡萝卜煲排骨,要价96元人民币。一份蒜蓉炒西兰花也要100元人民币,至于扬州炒饭则是49元一碗,相当的为国争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