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用户注销难岂能成为老大难

  市民论坛

  近日,《新京报》记者对35款APP进行了能否注销账户的测试,发现有21款APP应用内没有注销选项;有的APP竟要求用户提供手持身份证照片等多种证明;有的APP虽承诺“5日内进行注销操作”,但5日后只是解绑了手机号,本应注销的账户依然存在(《新京报》6月20日)。

  APP用户注销难这个问题,媒体时有报道,已然成为老大难。与APP注销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注册极其便利,很多APP注册几乎只需与手机绑定即可完成。因此,这类现象有“注册1分钟、注销2小时”戏谑的说法,可见注销难绝非技术问题,更多是动机与态度问题。

  为何会如此?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之”。一方面,用户数量是代表APP竞争力的硬性指标之一,对投资与竞争是重要的参考依据,只要不注销,APP的用户规模就不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大数据时代用户数据非常珍贵,掌握足够数量的用户数据对企业间的竞争与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毫无疑问,APP用户注销难的根本原因,还是平台企业绑架用户权利,谋求商业利益的手段。因此,APP用户注销难不止显性损害了用户消费自由的权利,也涉嫌人为设置壁垒,实施不正当竞争。而诸多APP平台不约而同选择不提供注销选项或者给注销设置层层障碍,很大程度上也折射出互联网行业服务竞争的失序,洞照出利益调节与秩序维系的缺位。

  对于APP用户注销,并不缺少规定,如《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账号的服务。但这样的规定还只是行政管理规章浅层次的范畴,而不是针对个人权利系统的保护,比如,面对APP用户注销难,用户该如何维权、如何让平台侵权付出应有的代价等,显得尤其模糊。监管者即便依据上述规定能够实施处罚,最高额度也不过区区3万元,对平台企业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

  APP用户注销难,只是互联网行业服务中个人权利保护与竞争秩序问题的一个缩影。在信息安全日益突出以及用户大数据价值日益凸显的当下,侵权与不正当竞争相互交织,既不能寄希望商家自律,也不能只依赖直线条的监管来调节与维系。其中,尤其需要对用户的权利保护进行系统设计,赋予权利博弈更充分的筹码,形成制约。同时,还需要完善互联网竞争行为方面的立法,设置行为的禁区,规范相关竞争。此外,除了监管与维权之外,须强化公益诉讼与市场调查等手段的运用,提供解决互联网服务共性问题的快捷通道,逐步形成网络法治的市场环境。

  ◎木须虫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