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美毕业展今年走进广东美术馆看“文献展”与“毕业展”跨时空对话
  油画的“4D”效果。
  两个展览同日开幕,吸引了许多年轻观众。
  广州市立美术学校文献展位于7号展厅,蕴含了大量最新研究成果。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文杰

  每年这个时候,随着炎炎夏日一同到来的,还有被称为“城中文化盛事”的广州美术学院毕业作品展。全城观众络绎不绝前往广美大学城美术馆参观,甚至在馆外排起长龙。可是你知道吗?今年,广美毕业展中造型艺术类、装置类和人文研究类毕业生作品,改为在广东美术馆展出啦!5月31日,“广州市立美术学校文献展”和“广州美术学院2018届本科毕业展”在广东美术馆同时开展。两展以对话形式共同勾勒广东公立美术教育的发展脉络,再思当下艺术教育的命题和要义。展览将持续至6月24日结束。

  为什么一个大学生毕业展,

  能走进国家重点美术馆?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追问一下同期展出的两个展览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这两个展览,结合起来看的话,其实本身是一个大的展览,它研究的是广东地区的美术教育及其发展的史学背景。”广东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策展人王绍强告诉信息时报记者,成立于1922年的广州市立美术学校,是中国第一所地方公立性质的美术学校,曾拥有胡根天、冯钢百、谭华牧、关良、丁衍庸等一大批留学欧、美、日受过高等美术教育的精英。这批古典写实派、后期印象派、野兽派等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的艺术家带来了西方现代艺术的崭新知识和观念,为现代美术教育在广东地区的推广和实践提供了有力的现实条件,同时也为广东公立美术教育作出了拓荒式的贡献。

  而与市美一脉相传,于1953年建立的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在1958年迁至广州并更名为广州美术学院后,经过60多年的发展,为广东公立美术教育确立了具有特色的定位。广州美术学院是华南地区唯一一所高等美术学府,培养了胡一川、关山月、黎雄才、王肇民、高永坚、迟轲、陈少丰、潘鹤、杨之光、郭绍纲、陈金章等一批近当代中国艺术史上颇具影响力的大师名家,同时也培养了大量美术与设计人才。

  据了解,5月,广东美术馆和广州美术学院就美术展览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的长远发展共同发起了“校馆”战略合作,包括共建校外实践基地、加强人才培养、文化活动、展览活动策划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此次广美毕业展走进广东美术馆,也是这一战略合作的成果之一。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表示,在广东美术馆展出部分学生毕业作品的方式,为学生提供了链接社会的渠道,更好地帮助他们实现艺术创作上的成长和蜕变。

  众所周知,广东美术馆2011年便被评为首批国家重点美术馆。毕业生在艺术界的初次亮相能有这样的高度,对他们的未来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对于广东美术馆本身来说呢?这样的合作有什么益处呢?

  王绍强告诉信息时报记者,广东美术馆非常重视这一展览,为此推迟了其他展览的排期,以便拿出三层楼全部12个展厅充分投入展陈之中。他说:“广州美术学院本科毕业作品展是一个展示本科学生毕业成果的大型总结性展览。我们殷切期盼本次展览能够为今后青年艺术家的交流和创作搭建良好平台,为大众的审美教育提供优质渠道,为推动广东乃至全国的美术教育及文化建设做出更多的努力。同时,对于广东美术馆本身来说,展览也为我们带来了大批高质量的、年轻的观众,对美术馆事业的推动很有意义。”

  95后毕业生,用他们的方式表达对时代的关怀

  李劲堃认为,本次毕业作品从创作到展出,不仅体现了2018届毕业生在思想、专业学习、研创实践、团队协作等方面的综合能力和良好状态,同时也凝结了广州美术学院所有毕业创作指导教师的专业智慧以及教职工的辛勤劳动。应该说,这既是美术教育从传统到现代的一种传承,又是一次当代美术教育和展览模式的崭新尝试。

  今年的本科毕业生,大部分是1995、1996年左右出生,他们的毕业创作展,也可以看成是“95后”美术生面向社会的集体亮相。在开幕现场,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林蓝告诉信息时报记者:“这届学生真的不一样了。”

  林蓝所感受到的“不一样”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

  一是他们对生活的感觉很多是基于自身感受的梳理,但在“小情怀”的创作中,也往往关注现实,“我可以感受到,在他们这么轻盈、时尚、自我的外表下,还有那种人文关怀”。

  二是他们身上有一种面向未来的敏感与信心,“我发现他们作品中有许多和新的科技、新的形式的结合,有很多跨学科、跨门类的作品”。

  “我们的担当与责任,是将经典的东西、好的东西教给学生,但学生面对的是将来,他们一定要解决当下的问题,面对新的发展,这是他们的责任。原来我们的专业划分为国、油、版、雕等院系,但现在你看到所有的专业里面,都有一个实验艺术方向,学生的雕塑作品里面出现了影像,水彩里面融入植物学与社会学调查研究,跨专业的思考与创作已经成为常态。”林蓝说,“在标准多元的当下,‘95’后的他们更希望做到自己道路上的唯一性,形成独特的自我表达,这一点,别的时代生人还没有这么强的自信,这么强的诉求欲望。而且他们对‘小我’的表达中包含着对‘大我’的关怀,让人感动而期待。”

  (下转A12版)